北宋大丈夫|第1268章 包拯上線了

推薦閱讀:、A罩杯美眉豐乳記 蛇劍傳奇 定位尋寶系統 無敵奶爸的捉妖日常 拐騙 蒼雷的劍姬 小蜜娘 毒Veleno藥 古董圈女神 笑傲江湖
  司馬光在接待客人。

  執掌知諫院以來,他經常接見客人,官員豪紳為主。

  “當年您一劍斬殺大蛇,老夫得知消息之后,就拿來勉勵自家的孩子,孩子們對您多有崇敬,還說等過一陣子來拜訪……請教學問……”

  客人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看著慈眉善目的。

  司馬光木然道:“是楊斐吧?”

  老人笑道:“是啊!沒想到您還記得犬子的名字,此次那沈安做出這等事,老夫很是憤怒,犬子一夜未睡,就寫了一份奏疏進上,彈劾那沈安的斑斑劣跡……”

  老人叫做楊玨,兒子叫做楊斐。此次彈劾是以司馬光為首,那位楊斐跟隨其后,算是一伙人。

  司馬光點點頭,知道這人的來意。

  這是請他關照一下自家兒子的仕途之意。

  這等事兒自己親自來跑也行,但終究落了下乘,太過鉆營。

  自家老爹來拜碼頭,表明自己的投效之意,這個分寸極好。

  司馬光不禁對這個楊斐生出了不少好感,他撫須微笑道:“這幾日老夫無事。”

  這是暗示,你那兒子可以過來,咱們一起聊聊嘛。

  楊玨心領神會的起身道:“您政事繁忙,老夫就不打擾了,回頭老夫讓犬子來請教。”

  “慢走。”

  司馬光送了楊玨到門口,楊玨回身笑道:“您放心,那沈安啊,他此次定然難逃劫難……到時候無需您出手,咱們有的是人能讓他無路可走。”

  司馬光木然點頭,一句話都不說。

  “西北急報進宮了!”

  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司馬光的眼神動了一下,楊玨說道:“怕是有消息了,老夫去看看。”

  他一路到了皇城外面,和軍士套近乎打探消息,可得到的只是漠然。

  得不到消息后,楊玨站在大門外往里看,就看到樞密院里沖出來一人。

  “那不是富相嗎?”

  富弼狂喜沖出來,喊道:“老夫去求見陛下,你等召集諸將,馬上制定方略!”

  “富相怎么那么高興呢?”楊玨聽不清富弼的叫喊,不禁有些郁郁。

  富弼太歡喜了,一路小跑過去,政事堂的宰輔們出來,韓琦喊道:“是什么消息?”

  富弼笑道:“西北來的消息,梁氏集結大軍出動了。”

  臥槽!

  韓琦看了一眼藍天,“沈安竟然這般了解梁氏?”

  曾公亮沒好氣的道:“這等時候還說這個作甚?趕緊進宮,回頭用這個消息去狠抽那些人的臉。”

  包拯已經沖到了前面,和富弼并肩。

  一路到了宮中,趙曙已經在等候了。

  “西北急報,梁氏集結大軍,兵臨環州。”

  趙曙一臉嚴肅,可眼中卻能看到喜色。

  “這是狼子野心!”他憤怒的道:“李諒祚才將去了,梁氏竟敢起大軍……召集群臣。”

  這是要把梁氏的臉嘴暴露給大家。

  稍后群臣云集,趙曙看著他們,冷冷的道:“剛到的消息,梁氏起大軍,已經到了環州。”

  “什么?”

  司馬光心中一緊,旋即木然站著。

  可有人卻忍不住說道:“陛下,咱們的信使可趕到了嗎?”

  “是啊!”王安石說道:“信使若是沒到,環慶等地猝不及防,怕是危險了。”

  說著他看了司馬光一眼。

  從上次動手之后,他們之間的關系就決裂了。

  司馬光一只眼睛依舊有些烏青,他感受到了王安石的目光,卻依舊木然。

  趙曙微笑道:“去西北的信使……富卿。”

  富弼出班,看著喜氣盈腮的模樣,讓人心情不禁大好。

  “快馬被你催促著一路疾馳,各路信使都及時趕到,其中去環慶的信使到了五日之后,西夏大軍就來了。”

  富弼心中歡喜,“陛下,臣只是想著軍情如火,不可耽誤啊!”

  趙曙點頭,“你說這一路跑死的戰馬你賠……”

  富弼點頭,“是。”

  趙曙笑了笑,“去西北的幾路信使,這一路跑死了十余匹戰馬……富卿……”

  富弼苦著臉,“陛下,臣……臣言而有信。”

  “哈哈哈哈!”

  趙曙大笑了起來,韓琦說道:“公事是公事,沒有讓私人賠錢的道理。此次信使及時趕到,西北方能及時防御,功莫大焉,老夫雖然看不慣你富弼,可依舊要說一聲……你……很好!”

  韓琦拱手,富弼心中一怔,也跟著拱手還禮。

  曾公亮說道:“西北可曾加固了防御?”

  趙曙點頭,富弼說道:“西北各地接到消息后馬上就調集了人馬和糧草兵器,如今西北處處堅固,那梁氏定然會碰一頭血!”

  “好!”王安石贊道:“臣當時就想不到那梁氏竟然會如此,沈安說那使者是故意自盡的,臣根本就不信,可臣子卻說很有可能,臣和他辯駁了一夜,最后臣怒了,就脫鞋抽打了他一番……臣子還不肯認錯,臣早上出來時他還嘀咕什么……若是西夏人當真進攻了,那些彈劾沈安的人……他們是何居心?”

  老王看似蟄伏了幾年,沒啥大動靜,于是大伙兒就把他當做是無害生物。

  可今日他這一番話卻化作利劍,朝著司馬光刺去。

  司馬光木然……

  可他的心中卻很是懵逼。

  沈安怎么能猜到那梁氏會動手?

  王安石心中冷笑,繼續說道:“想沈安一心為國,可卻有人在暗中對他下黑手,那些人……”

  王安石緩緩看著那些人,想起兒子在家里發狠,說是要想辦法弄死這些佞臣,不禁就怒了。

  “那些人為了一己之私,竟然彈劾忠臣。臣想問問……這是誰家的規矩?這是誰家的規矩?”

  他的聲音回蕩在殿中,韓琦不顧規矩的回身看去,就看到了一個木然的司馬光,以及不少裝傻的官員。

  果然是君子啊!

  韓琦想到就說:“果然是君子啊!”

  瞬間司馬光的臉就紅了。

  別人說他可以木然,可那是韓琦啊!

  韓琦是誰?

  早些年剛做官時就以君子自稱,可后來慶歷新政失敗后,他就摒棄了這個,把臉一蒙,改行玩厚臉皮去了。

  他說這話打擊不小,司馬光木然出班道:“殺人終究不妥。”

  他一出來,馬上就有人跟隨。

  “陛下,一國使團來到了汴梁,再怎么說也沒有動手殺人的吧?那大宋成什么了?”

  “臣閱歷史書,從未見過這等駭人聽聞之事……”

  “這等人若是不處置了,以后別國哪敢派使者來大宋?”

  這些人前幾日彈劾沈安此舉會導致西夏憤怒,可現在話鋒一轉,開始攻擊沈安擅自斬殺西夏使團的事兒。

  這見風使舵用的挺不錯的。

  韓琦剛想出來,包拯卻搶先了一步。

  好了,大宋第一噴子上線了。

  韓琦偃旗息鼓,只等看好戲。

  連趙曙都興致勃勃的在看著。

  那些人的聲音漸漸小了,最后竟然鴉雀無聲。

  趙曙不禁暗自感嘆,包拯的威力竟然這般大嗎?果真是……

  若是沈安在,會告訴他包拯的噴力已經到了至高境界,一般不出手,一旦出手,不把對方噴的想死就不收兵。

  包拯看了一眼司馬光,說道:“西夏使者自盡之事老夫問過王敏,他當時的每一句話老夫都知道。過了些,但最多是口角,自盡……一國使者和旁人爭論了幾句就自盡,那是什么?”

  他微微昂首,“那是女人!不,女人都比他大氣!女人會反駁,會盡力去爭執……而他卻捅了自己一刀,這是怎樣的人才會想不開?”

  這事兒早就有猜測,不過那些人裝傻而已。

  “隨后沈安說了,西夏人這是栽贓,目的是尋找借口。有了借口才好出兵。當時無人相信,老夫也不信。隨后沈安就奉命去處置此事。可西夏人卻心懷不軌,竟然拔刀相向。諸位,沈安面對此等局面能做什么?好言相勸?”

  他冷笑道:“敵人把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你還要說什么道理,那是迂腐,那是愚蠢!這樣的人,也配為官?也配和老夫站在一個地方?他們不配!”

  老包的咆哮回蕩在殿中,作為修起居注的唐仁看了不禁心馳神搖,心想某何時才能有包公這等本事,那也能一窺政事堂了。

  包拯盯著司馬光,說道:“上次你和王安石爭執,問他西夏人出兵證據何在,今日證據在此,你還要什么?”

  司馬光臉上發燙,再把頭低了一些。

  可包拯卻不是那等見好就收的人,想到司馬光此人揪著沈安不放,就走了過來,喝問道:“你還要什么證據?”

  司馬光無言以對。

  他覺得脊背在發燙。

  包拯越想越氣,“沈安為了大宋而冒險,你等為了大宋在做什么?你等在彈劾他!他此刻坐在家中憂懼結局,正如當年的狄青……”

  此刻正在家中和妹妹躲著烤肉吃的沈安覺得天氣很爽,吃了一塊烤牛肉,又喝了一口淡酒,覺得舒爽無比。

  “哥哥,這里有雞翅……”

  果果今日主廚,在烤架前忙的不可開交。

  楊卓雪帶著芋頭在后院里哄,不許他來尋沈安和果果。

  殿內,包拯走到了司馬光的身前,咆哮道:“當年他們弄死了狄青,今日你等就要弄死沈安嗎?那便來吧!躲閃什么?為何要躲閃?來,讓老夫看看你等有多不要臉!”

  司馬光汗流浹背,身體竟然在微顫。

  包拯的口水已經噴到了他的額頭上,“不要臉!”

  司馬光抬頭,神色痛苦,“下官只是論事……”

  他想說自己只是論事不論人。

  可包拯聽到這話就更怒了,呸了他一口之后罵道:“論事不論人嗎?此事若無沈安,如今環州可還在?”

  眾人默然。

  若無沈安的提前預警,若無沈安懇請趙曙派人去西北警告……環州危矣!

  司馬光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想辯駁,可看著包拯那張怒氣勃發的臉,他木然道:“下官錯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斗破之傳奇再起 午夜布拉格 全球高考 惹火密愛:前夫求休戰 兩兄弟 為你作畫 換種姿勢撩男神 女子監獄的男管教 回到山溝去種田 喵斯拉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