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帝軍|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心思

推薦閱讀:、我的傲嬌大小姐 錦衣當權 纏綿入骨:總裁好好愛 良臣系統[重生] 超級科學家 緣來是你,我的傲嬌男神! 笑面人 棄婦重生豪門:千金崛起 論錯誤的報恩套路 我的冷艷總裁老婆
  那一年沈先生殺了孟長安的父親百里屠,不是偶然,不管孟長安待沈冷如何,那時候也不會考慮孟長安待沈冷如何,這個人沈先生一定要殺,查清楚了就會殺。

  可那畢竟是孟長安的父親,所以這么多年來沈先生也好沈茶顏也好,其實對孟長安還是滿懷愧疚。

  若以往不知道孟長安待沈冷好的時候心里的愧疚應該少一些,畢竟沈先生出手殺死百里屠以及那些水匪的時候,并不知道孟長安對沈冷的好。

  那時候整個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更何況是沈先生。

  到了后來孟長安會刻意避開沈茶顏和沈先生,能少【零零.】接觸的時候就少接觸,其中心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正因為如此,沈冷和沈茶顏大婚的時候,孟長安才會顯得有些不自然,和沈冷兩個人坐在臺階上喝了大半夜的酒。

  臘月二十九這天,孟長安急匆匆從渤海道趕回來,就是因為沈冷那句話。

  在門外這一跪,雖然是以冷子的身份跪的,可是那糾纏于幾個人心中二十幾年的恩恩怨怨,他自己心中覺得也都清了。

  沈先生扶著桌子站起來,他過去受傷太多太重,雖然之后的這近十年來都在調理,可是越是年邁身體就越是顯得不好。

  他顫巍巍的走到門口,手扶著門框看著門外的孟長安,沉默了片刻之后又扶著門框也跪了下去,他這一跪,茶爺立刻跟過去也跪了下來。

  “我給你,道個歉!

  孟長安大驚失色,連忙起身過去把沈先生扶起來:“先生何必如此,我不敢受!

  兩個人這一跪,才是真的清了。

  沈先生道:“總是想跟你說一聲,雖然當時的情況”

  “不用多說什么了!

  孟長安搖頭:“我不報父仇,其實你們都應該懂我的心思,這么多年來雖然我們之間都沒有明說什么,可你們的為人,我的為人,彼此清楚,父仇不報,等我死之后若到了九泉之下還能見到他,我給他磕頭道歉!

  說完這句話后孟長安猛的扭頭,一顆眼淚甩了出去。

  “吃飯吃飯!

  月珠明臺連忙過來扶起茶爺:“這么多好吃的呢,看著就餓了呢!

  孟長安也看向茶爺,沉默片刻后說道:“我曾經想過,不管我父親到底是什么人,害過多少人,父親終究是父親,父仇終究是父仇,這般勸過自己無數次,都沒勸的通,我父為非作歹他該死,我不報父仇我該死,所以我在戰場上總是比別人更拼命一些”

  他緩了一口氣后繼續說道:“那么多場大戰我都沒死,或許是天不收我,或許是我父不愿我去,以后這些事不用再提了!

  他看向桌子上那些酒菜:“吃飯!

  茶爺使勁兒點了點頭:“吃飯!

  月珠明臺道:“就是,這么多好吃的放著不吃多不好!

  孟長安下意識的問了一句:“誰做的?”

  茶爺點頭道:“我!

  孟長安:“這個”

  茶爺:“嗯?”

  孟長安:“沒事沒事,吃飯吃飯”

  親兵幫忙

  在客廳里換了大桌子,這里陳大伯和沈先生年紀大,自然他們兩個說了算,孟長安就算是大將軍也一樣要聽著,家里人的事,大將軍也不好使。

  陳大伯和沈先生堅持不分男女老幼,吃飯的時候就要一起吃,不能因為是女人就不上桌,不能因為是孩子就不上桌,沒有那個規矩。

  孟長安試探著吃了一口,本已做好準備,可沒有想到居然滋味不錯,與傻冷子手藝已頗為近似,于是不得不對茶爺刮目相看。

  “手藝精進,不錯不錯!

  “那是因為我爹教的!

  小沈繼在那一邊吃一邊說道:“我爹出門之前寫了厚厚的一個本子掛在廚房,什么菜放什么作料,放多少,炒多久,寫的可詳細了,我娘都是翻著本子炒菜的!

  茶爺道:“一會兒若有什么不怎么母慈子孝的場面,諸位不要見笑!

  小沈繼噌的一聲就起來跑到沈先生旁邊,躲在身后說道:“我今天有靠山!

  沈先生哈哈大笑:“你哪天都有靠山!

  小沈寧乖巧的坐在那說道:“爺爺你不要護著他,他剛才在你凳子上抹了膠!

  沈先生連忙起身試了試,果然凳子粘在衣服上了。

  “什么時候抹的?”

  “就剛剛孟叔來的時候,你一起來,他就抹了!

  孟長安道:“不妨事,小男孩本就調皮,這馬上就要過年還是別打孩子的好,孩子也只是貪玩而已!

  小沈寧不緊不慢的說道:“所有人的凳子都抹了!

  孟長安一怔,也試著起來,果然凳子也沾上了。

  他看向茶爺,一伸手把屁股后邊粘著的凳子扯下來遞給茶爺:“用這個打!

  長安。

  皇帝在東暖閣里和皇后以及太子一起吃了飯,只是尋常三五個菜,每人一碗白飯,大寧皇帝陛下的生活,遠沒有百姓們以為的那么奢華。

  放下碗筷,皇帝看向二皇子李長燁:“朕之前跟你說過,給沈冷的賞你來,旨意宣讀必須在朝堂上,所以那是朕給的不是你給的,你打算給什么?”

  李長燁起身道:“父皇,兒臣打算給沈冷寫一封信!

  皇帝笑了笑道:“這么節儉的?”

  李長燁笑道:“兒臣打算等他們回京的時候,給小沈繼和小沈寧做先生,兒臣親自教他們!

  皇后嘆了口氣聲音極輕的自言自語了一句:“這都什么輩分”

  皇帝也跟著嘆了口氣,心說這確實輩分亂的有些離譜。

  沈冷是李長燁的哥哥,結果李長燁管他叫了那么久的親師父,到現在見了面私底下還要叫親師父,哪怕沈冷不讓他喊他也改不過來。

  按輩分說,李長燁就相當于自降一輩成了和小沈繼和小沈寧的同輩,叔叔變成了同輩,可若是做了那兩個小家伙的先生,似乎輩分又拉回來了?

  皇帝算了算,點頭:“行吧,就這樣!

  “另外”

  李長燁試探著問了一句:“兒臣想等打完桑國之后,就讓沈繼和沈寧回長安來吧,東疆那邊的生活怎么也比不上長安好!

  皇帝嗯了一聲:“

  朕說過了,你想怎么辦就去怎么辦,只是他們未必會愿意回長安!

  李長燁張了張嘴,似乎是有些話想說,終究是沒敢,皇帝等了一會兒不見又下文,抬起頭看了看站在那的李長燁:“還有什么事?”

  “兒臣兒臣昨日派人去了京畿道,給給大哥送去了一些東西,要過年了!

  皇帝一怔,臉色變了變。

  他看向皇后,皇后點頭:“做的沒錯!

  皇帝長長吐出一口氣,起身走到李長燁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才發現孩子已經和自己一樣高了。

  “你做的沒錯!

  皇帝說完這句話后就去了書桌那邊,坐下來后翻看了幾眼李長燁之前批閱的奏折,沉默片刻后說道:“不過,明年不要再送了!

  李長燁和皇后對視了一眼,輕輕嘆了口氣。

  京畿道。

  李長澤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些東西,有一些是他往日愛吃的點心,都是宮里才有的東西,有一些新衣服,做工精致,還有一些銀票,數額不大,想來是他那個傻弟弟自己攢的。

  不管怎么說,長燁還是那個長燁,所以李長澤嘴角帶笑,他緩緩吐出一口氣,胸腹之中的淤積都減少了很多,然后就看到那個叫姚美倫的女子伸手去捏點心,應該是想嘗嘗,李長澤臉色一變:“不許碰!”

  姚美倫嚇了一跳,手尷尬的停在那,然后慢慢的收回來:“好好好,不碰就不碰,對于殿下來說,應該很重要?”

  “不要喊我殿下,我早就不是什么殿下了!

  李長澤過去把點心都拿起來放到自己床邊:“別人給我的東西你盡管拿盡管吃,不用跟我說,長燁給我送來的東西,誰也不許碰!

  “記住了!

  姚美倫微微俯身:“以后都不會再犯錯!

  她真的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如果她剛剛說一句不就是幾盒點心嗎,只怕李長澤的怒火一下子就會炸開,可她有怎么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姚美倫聲音舒緩的說道:“若是愛吃,回頭我安排人去長安城里多走走看看,雖然沒有宮里做的精致,但相似的總是能尋到,我給你多買一些!

  姚美倫輕輕柔柔的走到李長澤身邊,扶著他坐下來,一雙漂亮白皙的手在李長澤肩膀上輕輕捏著。

  “你不許我叫你殿下,我以后也不叫,你不許的,我都不會違背你的意愿,雖然在我心中你才是大寧真正的太子殿下!

  李長澤長長吐出一口氣:“你又何必如此?他把你派來不過是想監視我而已!

  “別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也無法左右!

  姚美倫俯身,紅唇輕輕觸碰著李長澤的耳朵:“可是我以后要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不管是別人送我來的還是我情愿來的,在一起了,就該時時處處都聽你的,我會很乖很乖,會很懂事,會很服從!

  最后四個字說的更為旖旎,好像一下子鉆進了李長澤的腦袋里。

  李長澤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起來,轉身看著姚美倫的臉:“你是在賭?”

  “是啊,賭你!

  她在李長澤的臉上親了一口,留下淺淺的唇印。

  “賭你君臨天下!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帝王馴養記 田園美如畫 皇帝不中用 六十年代之嬌寵 強勢總裁的寵妻365式 親愛的豬豬女孩 醉玲瓏 每天都在和金主交換身體 浪漫與金錢 通靈少女進化論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