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第2179節 馬古

推薦閱讀:、全能貼身保鏢 顧盼生輝 極限武修 東鷹王的嬌妻 龍套傳奇 沉香(下) 離婚后我身價百億[穿書] 傭兵天下,傾世狠妃 臣把陛下養歪了[重生] 一場風花雪月的事
  魔火米狄爾輕輕笑了笑,沒有說話。

  安格爾靜靜看著魔火米狄爾的眼神,似有所悟:“果然如此。”

  魔火米狄爾沉默了片刻:“它的存在……”

  頓了一下,魔火米狄爾突然找不到詞語去形容了。

  好半晌,魔火米狄爾才道:“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被它所認可,我相信帕特先生的品格。”

  魔火米狄爾的話,讓一旁的丹格羅斯滿頭霧水:“你們在說什么?我怎么一句話也聽不懂?”

  可惜,沒人理會丹格羅斯。

  魔火米狄爾沉吟道:“恕我冒昧,我真的很想知道,它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

  安格爾:“殿下想問的是外面的,還是里面。”

  魔火米狄爾用略微迫切的語氣道:“都想。”

  安格爾順著魔火米狄爾的目光,摸了摸左耳的耳垂。

  原本,他耳垂上沒有任何的特殊,可當他的手觸碰到耳垂時,一道隱蔽的幻術波動被祛除,最后顯露出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焰印記。

  在元素潮汐之中,這道火焰印記不停的發著紅光,似乎在渴望著什么。

  “就是這個!”魔火米狄爾眼睛一亮,忍不住上前一步,似乎想要近距離觀察火焰印記。

  可是,就當魔火米狄爾用感知想要觸碰火焰印記時,一股危險的直覺在它心念里升起。

  不可探知!不可窺視!

  這是更高能級的火焰之王,對低級別的火焰生物的絕對碾壓!

  在有了這樣一種危險直覺后,魔火米狄爾心中一緊,立刻收回了眼神,閉上眼久久不言。

  另一邊,丹格羅斯也好奇的打量著,這個火焰印記散發著一種讓它很熟悉的感覺。

  先前,在元素潮汐開始后,它隱約感到安格爾身上散發著一股讓它想要親近的波動,當時它還以為是感知錯了,現在看來,正是這道火焰印記給它的感覺。

  “這個到底是什么?”丹格羅斯忍不住好奇道。

  魔火米狄爾在恢復心神安定后,也睜開眼睛凝視著安格爾,想要從安格爾口中得到答案。

  安格爾想了想:“我耳垂上的,是一只火焰深淵龍所賦予的火焰印記,那只火焰深淵龍的名字叫做奧德克拉斯。”

  火焰深淵……龍?!

  魔火米狄爾和丹格羅斯都露出了驚疑之色,它們雖然從未聽說過奧德克拉斯之名,但它們聽說過“龍”,在這個世界中,就有很多關于龍的傳說。青之森域的王,就夢想著未來能化身為自然之龍。

  所以,能被冠以“龍”之稱,就絕對不容小覷。

  魔火米狄爾對于“龍”,以前并不在意,但剛才感覺到火焰之王的思感碾壓,它心中也起了變化。

  難怪這道火焰印記,不可窺視不敢探知,原來是傳說中的“龍”所賦予的。

  魔火米狄爾的心緒此時全被震驚所代替。

  而丹格羅斯,看向安格爾的眼神,卻是從之前的無所謂,到如今隱隱的尊敬。

  氣氛就這樣沉凝了好一會,魔火米狄爾才出聲打破沉寂。

  “我能隱約察覺到,火焰印記里似乎還有更深層次的力量,那是一種……”魔火米狄爾閉著眼似乎想要描述那種力量帶給它的感覺,可無論用任何詞都無法準確的表達,最終只能化為簡單的一句:“深邃而又偉大的力量。”

  魔火米狄爾看向安格爾,期冀能得到答案。

  安格爾:“外面的我告訴你了,但這里面的……不可說。”

  魔火米狄爾:“那也是深淵龍的力量嗎?”

  安格爾保持著微笑,但并沒有回答。源火事關重大,他不可能隨意的告訴其他人,哪怕對方是一只火焰生物。

  魔火米狄爾看出了安格爾眼中的堅定,它明白,除非是用強的,否則想要從安格爾口中得到答案,幾乎不可能。

  而用強的話……魔火米狄爾也沒有萬全把握撬開安格爾的口,更遑論,安格爾從頭到尾都表現的絲毫不懼,顯然他也有底牌。

  最重要的是,安格爾是人類,是救世主的同族,還帶著卡洛夢奇斯的族裔,如果之前的話還能順著間諜之事將計就計,但現在這件事已然傳了出去。

  為了避免卡洛夢奇斯的崇拜者的怒火,用強,是肯定不可能的。

  魔火米狄爾本身也沒想過要用強。

  它在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既然不可說,想必帕特先生一定有不可說的理由。我再追問的話,就是不知禮儀了。”

  魔火米狄爾表達立場之后,果然沒有再就火焰印記的事追問,重新將話題引到了托比身上。

  安格爾對于卡洛夢奇斯也很好奇,尤其是卡洛夢奇斯背后的那位“救世主”的故事,安格爾特別想要知道。

  魔火米狄爾雖然和卡洛夢奇斯沒有生活在同一時代,但它畢竟是如今火之地域的王,它了解很多秘幸,給安格爾講了許多與卡洛夢奇斯有關的事。很多事跡,連丹格羅斯都沒聽說過,它也聽的如癡如醉。

  安格爾聽完也覺得嘖嘖稱奇,只是有些遺憾的是,魔火米狄爾講述的卡洛夢奇斯事跡,都是它成為君王后,如何讓潮汐界在滅世災難后重振的故事。

  這些故事單聽的話,也算是了補全了潮汐界的近代史。但是,卻少了安格爾最關注的重點——救世主。

  等到魔火米狄爾講的差不多時,安格爾趕緊詢問道:“不知道,卡洛夢奇斯背后的那位救世主,殿下了解多少?”

  魔火米狄爾搖搖頭:“那位救世主的事,很少傳下來,就算有誰知道也諱莫如深,我了解的也不多。”

  “那有誰了解呢?”

  魔火米狄爾想了想:“與救世主同時代的吧。”

  魔火米狄爾說完,不等安格爾發問,繼續道:“在火之地域,與救世主同時代的已經不多,而且就算同時代,也不一定與救世主接觸過。你一定想要知道的話,或許可以去尋找丹格羅斯的老師。”

  “馬古?”安格爾猶記得這個名字。

  魔火米狄爾點點頭:“是的,馬古老師也是我的老師,是這片地域的智者,它是從滅世災難中活下來的。曾經,卡洛夢奇斯和馬古老師的關系也很不錯,所以馬古老師應該知道一些關于救世主的事。”

  安格爾:“我能去見見這位馬古老師嗎?”

  魔火米狄爾:“可以,我相信馬古老師也想見見這么多年來,第二個出現在此界的人類。不過,關于救世主的事,我以前曾經也詢問過馬古老師,它基本不怎么回答。所以,就算你去見它,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安格爾:“能不能得到答案,總要先見過才知道。”

  魔火米狄爾笑著點點頭,然后轉過身指著被魔力之手捻著的丹格羅斯:“讓它帶你過去吧,馬古老師正好也在找它。”

  安格爾轉頭看向丹格羅斯,后者正眼神鄭重的盯著安格爾的耳垂,似乎在研究著什么,直到被魔力之手甩了兩下,它才回過神:“怎么了?怎么了?”

  魔火米狄爾將情況告訴了丹格羅斯。

  丹格羅斯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沒問題,我現在就帶帕特先生去見馬古老師,正好我也有事情詢問老師。”

  安格爾順嘴一問:“什么事情?”

  丹格羅斯下意識的回道:“帕特先生耳垂上的火焰印記,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正好也讓馬古老師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丹格羅斯說完后,才意識到問自己話的是安格爾。

  它用大拇指捂住嘴,一副我說錯話的表情。

  安格爾倒是不怎么在意,哪怕用幻術遮掩,魔火米狄爾都能感覺到火焰印記的異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馬古老師,想來也能第一時間發現異常。

  安格爾:“那我們現在就走?”

  丹格羅斯沒有異議。

  魔火米狄爾也沒有阻攔,只是道:“我可以最后問帕特先生一個問題嗎?”

  安格爾:“無妨,殿下請問。”

  魔火米狄爾深深的看著安格爾的眼睛:“我想知道,帕特先生來到我們這個世界,到底所為何事?”

  對于這個問題,安格爾其實早有預料,甚至覺得魔火米狄爾詢問的時機還晚了點,原本他以為魔火米狄爾開始就會問。

  安格爾:“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之前殿下與我的仆從戰斗的區域有一塊石頭,不知殿下還記得嗎?”

  “畫有舊王薪火希律亞的那塊石頭?”

  安格爾點點頭:“我想知道,這幅畫是誰畫的?”

  之前安格爾詢問過丹格羅斯,可惜丹格羅斯并不知道。安格爾想聽聽,魔火米狄爾這位新王殿下,是否知道那幅畫的情況。

  “那幅畫啊……”魔火米狄爾眼神中閃過一絲懷緬,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很早很早之前,它就存留在那,我原本以為是王的象征,在我成為王的時候,也想畫一幅。后來我詢問了馬古老師,才知道,那幅畫是救世主畫的。”

  “救世主以當時火之地域的王者為鑒,在那塊石頭上留了一幅畫,這么多年,也絲毫未曾消退……”

  魔火米狄爾說完后,明顯帶著感慨。

  安格爾內心此時也一樣感慨。

  雖然之前猜測救世主可能是馮,但并沒有實據。如今魔火米狄爾給出了佐證,救世主的確就是大名鼎鼎的魔畫巫師米拉斐爾.馮。

  “這個答案,讓我確定了一些事……我可以回答殿下之前的問題了。”安格爾頓了頓,道:“我這次來到潮汐界,其實就是為了追尋救世主的腳步。”

  “是這樣嗎?”魔火米狄爾輕聲自喃了一句,并沒有繼續追問安格爾為何要這么做,而是饒有興趣的問道:“潮汐界,這是你們對此界的稱呼嗎?”

  “這是救世主對此界的稱呼。”

  “我聽著挺耳熟的,似乎馬古老師也是這么稱呼此界的。”魔火米狄爾說完后,沒有再延續話題,而是用鄭重的目光看向安格爾:“雖然救世主曾經救了潮汐界,但人類,在我們的傳承認知中可不是什么好的種族……我只希望,你的出現,不會為潮汐界再次帶來新的災難。”

  安格爾沉吟道:“我只能做到,我自己盡量不給這個世界帶來不便。但其他人類,我不能做出保證。”

  在安格爾看來,位面融合對潮汐界不一定是壞事,至少這個世界攀上了巫師界這個真.大腿。可對于潮汐界的生靈而言,這是一場滅世災難。

  魔火米狄爾希望安格爾不要帶來新的災難,但它并不知道,潮汐界已然融入了巫師界,并且有了進出的門戶,就算他隱瞞了這里,未來總會有其他人發現。

  站到不同的位置,看問題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樣。

  想要做到絕對的安全,絕對不受到外界的災難,這其實并不現實。

  “你的意思,還會有其他人類進入潮汐界?”魔火米狄爾皺眉道。

  “當滅世災難召來了你們所謂的救世主那一刻,潮汐界對外的門戶已經被打開了。未來,就算我不來,也會有其他人來,所以我只能保證我自己,不能保證其他人。”

  “看來這里面還有很多我不了解的秘密。”魔火米狄爾深深看著安格爾,過了許久之后,才點點頭:“好,不過,你如果什么時候有時間,可以和我聊聊潮汐界‘門戶’的意思?”

  安格爾:“有機會的。”

  魔火米狄爾深吸一口氣,不再多說,示意丹格羅斯引領安格爾去見馬古。

  得到魔火米狄爾的首肯,安格爾也收起了魔力之手,將丹格羅斯放了下來。

  安格爾走到崖壁邊緣,看向下方的托比,嘴唇輕輕微動。

  在火山巖漿里泡澡的托比,立刻撲棱著巨大的獅鷲翅膀,飛了起來,最后停在安格爾的身前。

  “我要暫時離開,你是打算留在這兒,還是跟著我一起?”

  未等托比回答,另一道聲音響起:“尊敬的閣下,我是您的后裔……”

  說話的自然是丹格羅斯,不過,丹格羅斯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托比翅膀一扇,直接被扇飛撞了火山壁,然后噗呲噗呲的滑到了地面……13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鮮婚厚愛:總裁老公不要急 大叔別走 穿成女alpha后的荒謬生活 所有人都認為我是被迫的 失蹤的女人 錯入豪門:老公別碰我 我在印度賣神嬰 我曾深深的愛過你 我圈養了全天庭 大香師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