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凌然|第995章 學術會議

推薦閱讀:、融化冰山小姐 太古神帝 亡靈入侵 香江往事 絕色傾城之天才召喚師 一等狂后:絕色馭獸師 他來了請閉眼之暗粼 允你姍姍來遲 撿個總裁當老婆 重生之春去春回
  “凌醫生。”到了散場的時間,杜科醫藥的代表,又追上了凌然,同行的則是昌西醫藥公司的黃茂師。

  他們搶到了買單的機會,又敬酒刷了臉,還請了本地的醫藥公司代表,都是為了此刻好說話一點。

  “邊走邊說。”凌然的神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他的身邊總是充斥著各種用心的人,哪怕是在幼兒園時期,也會有家長想用排骨來換個娃娃親,成為醫生以后,醫藥代表們的種種心思,就更是超過了凌然的處理范圍。

  對此,他向來是放任自流的狀態,你無法決定別人的想法,阻止別人的行動,所以,只問對方做什么,不問對方想什么。

  杜科醫藥是世界級的醫藥公司,在國內的規模也很是不小,但是,面對醫生,醫藥公司的代表永遠是謙卑討好的樣子,面對凌然,就更是如此了。

  幾名醫藥代表緊緊跟著凌然,領頭的湊到跟前,道:“聽說凌醫生今天又做了一個特別好的手術……”

  “哪一個?”凌然打斷他的話,具體詢問。

  對于手術的評價,凌醫生是認真的。

  杜科的醫藥代表登時就卡殼了,這個恭維原本是一個萬能恭維來著,哪里有讓人說出具體是哪一個的醫生?

  “下午的……第一臺。”這是他唯一知道的今天的一臺手術,免得凌然追問之下,再次卡殼。

  凌然“哦”的一聲,卻是沒了回應。

  “我……說錯了嗎?”杜科領頭的醫藥代表年紀略大,約莫有三十五六歲的樣子,浮躁之氣已去,但智商并沒有跟著酒量的提升而提升。

  馬硯麟臉皮薄,看在對方敬過酒的份,道:“下午的第一臺手術沒有直播,你又不在現場,所以你是道聽途說來的,一般來說,凌醫生對這種贊美,是不太回應的。”

  “哦……是,是,我下次注意……”醫藥代表說完,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我這說的都是什么糊涂話。

  馬硯麟都是忍不住搖搖頭:“你也不是醫生,贊不贊的都沒關系,有事說事吧。”

  “對對對……”杜科的醫藥代表連應了幾聲,做了個深呼吸,重新進入到自己熟悉的流程,道:“其實我說的,跟咱們剛才聊的還有點關系,是這樣的,凌醫生,我們杜科下周在云華有個學術會議,想請您到場,做個演講,可以嗎?當然,相關的稿酬和車馬費,都會按照高標準來執行的……”

  “什么會?”

  “主要是推廣我們的縫線的推廣,凌醫生也有用我們的縫線,對吧。”

  凌然回憶了一下,道:“是有用過。”

  “恩恩,感謝凌醫生您一直以來的支持。我們的想法,如果凌醫生愿意呢,可以現場用縫線做一到兩臺的手術,并講解手術,如果能帶幾句我們縫線的特點,那就最好了,不方便的話,也沒有關系。”醫藥代表注意著凌然的表情,說話很是注意。

  稍停,醫藥代表又道:“總的來說,我們就是提供一個平臺給凌醫生您,您愿意說什么就說什么,愿意講什么就講什么,只有一個小要求,盡可能的不提我們的競爭對手,最好是不提其他的任何一家醫藥公司,提不提我們都行。”

  黃茂師在旁笑著給補了一句:“最好也不說他們的壞話。”

  凌然由此站住了:“隨便講什么都行?”

  “對的。”杜科的醫藥代表連忙點頭。

  這是標準的高級醫生的待遇了。在中國,大型醫藥公司如默沙東,每年給醫生們開的所謂的學術討論會就超過了1萬場,這么多場的學術討論會,自然不能全做命題作文,而且,命題作文也是沒意義的。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如果醫藥公司是搞廣告宣講會,小醫生們或許出于好奇,或許是為了蹭幾頓免費午餐,還會去上幾場,高級別的醫生肯定是越去越少的。

  所以,醫藥公司的學術討論會發展到今天,基本是真的做成了學術討論會。當然,套路還是有的。

  譬如杜科邀請凌然,也是因為凌然經常有用他們的縫線。那他們請凌然做示范手術,做相關的演講,只要凌然帶著他們的縫線一起說,那就已經是潛移默化的廣告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做菜的視頻,里面如果用了海天的醬油,太太樂的雞精,那學著視頻做菜的觀眾,如果需要買醬油和雞精的話,總歸是要考慮這兩個品牌的。

  而在手術室里,材料和儀器的差距更大,初學者如果不是條件限制的話,多半會從復制前輩的經驗開始做起來,沒有誰會沒事找事的從一開始,就替換一應產品的,尤其是新手,說不準就將高筋粉換成了低筋粉,到時候手術做不下來,那可是真的下不了臺了。

  至于說,一個醫生將一個術式做熟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思路了,開始選擇和替換自己喜歡的儀器設備耗材了,醫藥公司也沒什么虧損的,尤其是大型醫藥公司,可以提供的產品的型號非常多,不說肉爛在鍋里,品牌效應終究是存在的。

  凌然有些猶豫的揉著下巴,他周末原本就傾向于去院外做飛刀之類的手術,在市內參加學術會議,順便做兩場手術,也是可以做為選擇的,畢竟省去了飛來飛去的功夫……

  不過,如果只做兩場手術的話,比起去飛刀的手術量又小了,凌然不禁開始考慮,節省下來的時間,要分配到哪里去。

  “凌醫生,現在有名的醫生,都愿意去給學術會議演講的,這也是讓大家認識您的途徑不是,否則,醫生們平時都在各自醫院里呆著,想要認識,也都認識不了。認識的人多了,才會介紹來更多的病人,以及出去做教學手術的機會吧。”黃茂師在凌然跟前,也都晃悠了兩三年的時間了,此時一開口,就說到了凌然感興趣的話題。

  對醫生來說,名與利是分不開的,有名的醫生自然會有利,有利卻不一定會有名,這就讓醫生們對名利的追求,從一開始,就偏向于名。

  名醫名醫,首先就要顯得出名聲。

  而在現代社會,想做名醫,光靠患者的口口相傳,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或許,這也是現代醫患關系枯萎的原點。

  黃茂師很清楚的知道,凌然就是那種喜歡做手術的人,三言兩語間,就讓凌然了解了參加學術會議的意義。

  “好吧,我去看看。”凌然想了想,又問旁邊杜科的醫藥代表:“任何話題都可以?”

  “是,您想說什么都行。”杜科的醫藥代表謙卑著笑,答應的分外痛快。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絕色病王誘啞妃 神眼重生之億萬婚寵 月缺月又圓 從正午開始的黃昏 六零年代神叨叨 大明鐵衛 劍傲重生 錯惹花心首席 請花光我的錢 稻香太上皇(下)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