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愛成癮|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跪下叫爸爸

推薦閱讀:、逆天珠 女王蜂 回到明朝當暴君 撩又不犯法 最強劍神 穆先生,太太有點癢 穿越者 桃花折江山 重生之我為紈绔 荒野游龍
  言笑對這些豪門千金們的酒會日常并不感興趣,她放下酒杯打算找個安靜的地方等喬星淳回來。

  可上官思語卻看到她了。

  她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言笑,那真是那個粗俗又沒禮貌的鄉下野丫頭嗎?

  看到她一個人在那里,上官思語想起之前受到的屈辱,便想去討回來。

  她帶著一群名媛們直接過去圍住了言笑,為首的上官思語打量著言笑。

  她們倆穿的禮服很相似,但顏色和品牌都不相同。

  當然看起來言笑那件更高級一些,上官思語是認得這個牌子的,一個她都不敢隨意下手的牌子!

  關鍵這個品牌的禮服是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的那種,加上言笑那副好身材,好臉蛋,這么一搭配,簡直美到讓人嫉妒。

  上官思語酸唧唧的道,“言xiao jie,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了你,還真是巧呢!

  其他幾個名媛看到言笑那禮服都羨慕了,聽到上官思語的話,好奇的問她,“上官xiao jie,你認識她嗎?我怎么沒見過她呢?”

  大家都是一個圈子的人,像言笑這么漂亮的女人,見過自然不會忘記。

  上官思語諷刺的笑了笑說道,“你們當然沒見過,她又不是什么千金xiao jie,只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而已!

  這是帶頭挑刺啊,言笑勾勾唇。

  “啊,這可是佘老辦的宴會,一般人是進不來的吧?”旁邊的女人在悄悄議論。

  雖說是悄悄,可大家都聽得到呢。

  上官思語一臉不屑,“應該是跟著喬星淳來的吧,聽說是喬星淳的未婚妻呢!

  “喬星淳有未婚妻了?什么時候的事?”

  這個消息一出,大家都是驚詫。

  一些還想攀上這門親事的家族更是震驚,如果喬星淳有未婚妻了,那她們是不是就沒希望了?

  雖說喬星淳是個殘疾,可嫁給喬星淳就等于拿到了最頂級的資源,可不是隨隨便便的商業聯姻能相比的。

  所以喬星淳對他們來說,還是首選。

  上官思語之前不也想勾搭上喬星淳嗎?只可惜一直沒那個機會而已。

  “我也是聽說的,沒人證實過,連喬叔叔都不知道的!鄙瞎偎颊Z趁機就貶低言笑。

  “難怪,我說怎么沒點風聲呢!蹦菐兹怂坪醴磻^來。

  有一個說道,“像喬家那樣的門楣,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就能進的,估計喬先生和喬夫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吧?”

  “應該是,不然怎么不對外公布呢?”

  “哎呀你們還不懂么?男人么,有幾個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嗎?反正結婚的只有一個,結婚之前隨便玩玩而已,你們那么當真!

  “也是,畢竟是男人……”

  頓了頓,幾人又笑得曖昧起來。

  “喬星淳……還算個男人么?”

  這個議論很小聲,可卻引得其他人都失笑起來。

  “上官xiao jie,你當年不就是因為這個離開喬星淳的嗎?”

  “一個不算男人的男人,能玩什么呢嘻嘻!

  “那誰知道,沒準是一些不堪入目的東西呀!

  她們的視線落在言笑的身上,笑得很不懷好意。

  上官思語更是傲慢的揚起了下巴,一臉鄙夷的看著言笑,自認為自己高人一等了。

  原本她們議論自己,言笑可以不在意,甚至優哉游哉的,想等她們說夠了,再給她們點顏色看看的

  。

  可當她們說道喬星淳的時候,她就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直接端過一旁的酒杯,往說這句話的女人頭上潑了去。

  那女人嚇得尖叫起來,“你干什么!”

  上官思語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了,她知道言笑這個人沖動的時候會做出一些沒規矩的事情來。

  她就是要揭穿她的真面目,讓這些上流圈子里的人都看看,喬星淳到底選了個什么不入流的人!

  那女人的尖叫,引起酒會其他人的注意。

  言笑傲慢的放下酒杯,挑著眉看向她的氣急敗壞,“管好你的嘴,小心禍從口出!”

  “你,你太過分了!”那女人氣得渾身發抖,直接就沖了過來。

  她太狼狽,太丟臉了,根本就咽不下這口氣,便想讓言笑也失去體面。

  可她那點三腳貓功夫,在言笑面前簡直提不上臺面。

  言笑輕輕一閃一推,那女人就摔在了地上。

  禮服瞬間就散了開來,她都沒反應過來,只覺得背后一涼,整個背部到臀部,就曝露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下一瞬,她捂著臉尖叫起來。

  其他幾個好友見狀趕緊去幫她拉裙子遮丑。

  言笑卻漫不經心的笑著,這個女人有點胖,那衣服分明是使勁收腹憋氣才穿進去的。

  方才她推過來的時候,言笑不輕易的用刀片劃了一下,禮服就這么從合縫的地方散開了,露出了里面圓滾滾的身體。

  言笑看了看那衣服,頗為惋惜的表示,自己好久沒做這種事了,好像都有些手生了,沒劃到最關鍵部位呢。

  若是叫風遙師父知道了,怕是要罰她去劃一百次,好訓練好技術呢。

  那女人叫囂著哭著跑了,畢竟丟不起這人。

  其他幾個留了下來,把言笑層層圍住。

  上官思語說,“你太過分了!你今天必須得道歉,然后滾出這個酒會!”

  另外一個女人的點頭,“就是,你這種女人我見多了,為了錢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真是不要臉!”

  言笑只覺得好笑,面對眾人的圍攻,她不慌不忙的挑眉反問,“方才是你們口無遮攔,我才替你們媽教訓一下的,怎么這會兒說我不要臉了?難道你們的家教禮儀就是在人背后說三道四嚼舌根?這可比潑婦更無恥,再說了,剛才是她沖過來的,我不過是避開了一下,她自己摔倒裙子碎開怪我咯?還是她買不起好的裙子,穿了個質量不好的衣服壞了,也來怪我咯?”

  雖然言笑這么反駁她們很生氣,可方才她們也看到了,言笑剛才只是避開了一下,是她自己摔在地上禮服撕裂的,跟言笑真沒關系。

  上官思語譏誚的道,“你潑人紅酒呢?不是你先動手嗎?”

  “是我先動手啊!毖孕芴拐\。

  “那你不應該道歉嗎?!”上官思語趁機逼問道。

  言笑點點頭,“應該啊!

  “好啊,你現在就道歉!我們還可以原諒你!畢竟我們也不想跟你這種人一般見識!”上官思語傲慢的冷哼,以為自己占據了上風。

  言笑笑著搖頭,“不不不,我覺得你們應該理清楚一下道歉的順序,你們道歉了,我就道歉!

  “為什么為什么要道歉?你這女人是不是有?!”一旁的暴躁千金忍不住反駁道。

  上官思語也覺得她有點可笑,嘲諷的道,“你還想我們跟你道歉?你怕是想多了!

  “怎么會?是你們先說喬星淳

  不好的,我才潑了你們的,所以先道歉的人應該是你們啊!毖孕β龡l斯理的反駁,“我呢要求不高,你們當著眾人的面給喬星淳道歉,我就道歉!

  上官思語臉色一變,當眾道歉不就等于承認她們說喬星淳是非了嗎?

  且不說喬星淳現在的地位,就是喬家那邊,肯定也會不高興的。

  喬星淳出事之后,喬家對這件事一直很在意,雖說私底下議論的人還是不少,可他們也沒那個膽子當面說。

  在S思喬得罪喬家,得罪喬星淳,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再則……上官思語心里很清楚自己在上官家的地位,如果讓父親知道她在酒會上參與這類事情,回去肯定是要受罰的。

  她咬咬唇,權衡了一下說道,“算了,我們不跟你一般計較,你還是早點離開吧,別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你們不計較?可是怎么辦?”言笑微微一笑,眼底燃起一片怒火,有些邪氣,“我偏要計較呢!”

  “你想怎么樣?”上官思語看到這樣的言笑,居然心里有些發憷。

  “給我跪下,叫爸爸,說爸爸我錯了,我就放過你們!毖孕ζばθ獠恍Φ恼f道。

  幾人異口同聲的反駁,“你別太過分!”

  上官思語更是氣急敗壞,她是來找言笑霉頭的,卻沒想到沒為難到言笑,反而被她為難了,“言笑,我勸你還是收斂點,別以為有喬星淳護著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言笑失笑,好像對她這個說法很感興趣的樣子,“為所欲為?你之前不是去找過許逸棠么?他難道沒告訴你,我從小就很為所欲為嗎?”

  上官思語臉色有點不美好。

  偏偏言笑還在那兒挑釁她,“上官思語,你自己得不到喬星淳的青睞,就在背后說這些話來貶低他,真的是有教養的人應該做的事嗎?我看最應該道歉的人應該是你吧?”

  “你胡說!”上官思語急忙否認。

  “胡說什么?不是你一天天的找喬星淳想復合?不是你得不到惱羞成怒又貶低他?這些人口中的傳言不是你傳出去的?不然以她們的膽子,敢這樣在外面亂說?是沒被喬家打壓過?想試試?”言笑仿佛看穿一切。

  上官思語臉色變得極度難看起來,她的確說過一些不好的話,那不是想掙回面子嗎?

  喬星淳重新出山之后,她幾次三番的想要接近他,卻總被喬星淳給拒絕。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在巴結喬家,后來見沒成,她為了討回一點面子,就故意說是喬星淳的問題,不是她的問題。

  這話說得本來就很有歧義,大家私底下都在說,喬星淳雙腿殘廢不能人道,所以才拒絕了上官思語的求愛。

  這種話大家私底下小小的討論一下還好,可若是上升到家族層面的話,影響很大。

  上官家跟喬家又是世交,若是父親知道她私底下這般嚼舌根,指不定要怎么收拾她呢!

  其他那些人就更不敢吱聲了,她們哪些小家族,哪敢得罪喬家啊,分分自危。

  言笑挑眉,看著這一眾人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眼底的邪氣卻沒怎么收斂,“我只給你們兩條路選擇,要么當眾跪下叫爸爸認錯道歉,要么就鬧大一點讓喬家和喬星淳都知道這件事,反正我看你們也一副我活膩了的樣子!

  她們哪知道事情會鬧這么大,頓時恐慌,咬著唇做著最后的掙扎。

  上官思語握緊拳頭,忍了又忍。

  ——

  題外話

  ε=(′ο`*)))唉總算寫完啦21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超級靈泉 寧負天下不負君 東晉北府一丘八 重生為小哥兒 我的目標是冠軍 電眼教父 重生之大山深處有人家 軟萌小甜妃:妖孽王爺,寵翻天 天寶伏妖錄 蝴蝶肋骨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