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棄女|第6005章 強與弱

推薦閱讀:、大手筆 冷少獨寵小萌妻 睡了豪門大佬后我跑了[穿書] 月光斬 盛寵成婚,傲嬌總裁愛上我 南瓜馬車不要走 何處復槿歌 我就是這般女子 大唐狄公案·斷指記 癡心常辜負
  云靈陷入回憶中。

  “我說,你對女皇宮的事還挺了解的,你明明是云靈……”

  葉凌月卻是沉吟一聲,望了眼云靈。

  “是天道大人告訴我的。”

  云靈回過神來,睨了眼葉凌月。

  “你見過天道?它到底是人還是獸?”

  葉凌月好奇道。

  天道,是昆侖舊址最高的存在。

  連那些守墓人都要服從與它。

  可以說,昆侖舊址的秩序是天道一手建立起來的,這些年,昆侖舊址能存下,也是因為天道的緣故。

  可哪怕是那些守墓人們,也未曾見過天道。

  他們每次去九當凌絕崖匯報,都是通過神識傳音的。

  至于天道大人的聲音,也是變幻萬千。

  它時而是孩童的稚嫩聲音,時而是耄耋之年的老者,有時是女聲,有時是男聲,所以,沒有人真正弄清楚,天道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也是因為它不斷變換,所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天道的深淺。

  可天道一旦動怒,那就是天道天雷滾滾落下,很難幸免于難。

  “沒見過。不過它非常厲害。”

  云靈漫不經心道。

  它又不照鏡子,又怎么會見到自己。

  “比昆侖女皇還厲害?”

  葉凌月反問道。

  “大膽,不可褻瀆女皇的神威。天道是女皇培育出來的,它怎么能和女皇相提并論。”

  云靈不滿瞪了眼葉凌月。

  葉凌月感受到了它的怒火。

  “那比起柳七變來,誰更厲害一些?”

  葉凌月再問道。

  “不好說。”

  葉凌月本以為,云靈會將柳七變貶低的一文不值,可沒想到,云靈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此話怎講,你不是說了,柳七變沒那么強?”

  葉凌月意外道。

  “雖然你很蠢,還老是說一些大逆不道的話,可有句話,你是說對了。天道不是曾經的天道了,昆侖也不是當初的昆侖了。”

  云靈聲音低落,它像是一下子老了許多,趴在葉凌月的懷中,不愿意在多說。

  天道開始衰老虛弱……它的確已經沒法子維持昆侖舊址了。

  巫神說的是對的。

  相反,柳七變在昆侖舊址里,不斷收集怨念之源,還想利用那些紅月女皇的舊部的怨念,不斷變強……

  一方在變弱,一方在變強。

  假以時日,孰強孰弱,還是未知數。

  “近了。”

  前方,玉拂輕聲說道。

  她們一路追蹤仇雨和柳七變,對方顯然也在尋找著什么。

  葉凌月走了一路,這條地裂雖然四處都是尸骸,可這些尸骸并無半點怨氣。

  按照云靈所說,柳七變要尋找的怨念之源就在地下。

  想來,他們也是在尋找釋放怨念之泉的方法。

  葉凌月腳步一頓。

  “我們不能再前進了,否則對方會發現我們的氣息。沐哥還活著,我怕我們稍一靠近,驚動了對方,他們可能會殺了沐哥。”

  玉拂輕輕搖頭。

  “我來看看。”

  葉凌月試著催動體內的符骨。

  嘖,葉凌月一試之下,就發現,和之前的飛行符骨一樣,自己的符骨在地裂里基本沒用。

  無論是千里一丈柳還是千里眼順風耳符骨,俱是如此。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難道說怨念之泉還能壓制念力不成?

  既然符骨沒法子使用,葉凌月只能另辟蹊徑。

  葉凌月稍一沉吟,釋放出體內的大地之力。

  這塊土地,對于大地之力的接受度還是很高的。

  大地之力,就如觸角一般,緩緩釋放出。

  它沿著地裂,一路往前。

  大概是一里多外,葉凌月感受到兩個人的氣息。

  一個人的氣息,很是急促,另外一個人的氣息,很是平穩。

  大地之力的好處是,它能不受地域的影響,只要有土地的存在,就能感受到這片土地上的情況。

  它的缺點就是,它沒法子讓葉凌月像是順風耳符骨和千里眼符骨那樣,看清聽到那一邊的情況。

  這時,其中一人動了。

  還有一人沒有動。

  動的是那個氣息相對平穩的人,顯然就是小雨。

  那受傷的人,也就是沐哥的呼吸卻依舊很是凌亂。

  “玉拂,你試著和沐哥再聯系下。我有話要問他,你放心,那海賊暫時走開了。”

  葉凌月說道。

  玉拂半信半疑,可是心中掛念著沐哥的安危,她也顧不上那么多了。

  她試著聯絡沐哥。

  因為距離較近的緣故,她很快就聯絡上了沐哥。

  “拂妹!你怎么在這附近?我不是讓你快點離開!”

  沐哥覺察到了對方的意識時,大吃一驚。

  “沐哥,你別擔心,有人和我在一起,我暫時很安全。你那邊情況怎么樣?我和風雨城城主大人在一起,她可以幫我們。”

  玉拂安撫了對方,然后詢問那邊的情況。

  沐哥一聽有城主在,也是一陣欣喜。

  他告訴玉拂,那個叫做仇雨的女海賊將他一路帶了過來。

  不僅是他,仇雨還不斷在尋找尸體。

  她已經找到了好幾具尸體,這會兒,她又去找尸體去了。

  她將那些尸體丟下后,就堆在一旁。

  “找尸體?”

  葉凌月聽玉拂反饋后,面露不解之色。

  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再問問,那些尸體有什么特征,另外,他們在的區域,附近有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葉凌月近一步試探。

  “那些尸體,都是男人的尸體,有些是剛和我們一起掉下來的念師,還有一些應該是幾個月前的人。他們的尸體保存的很完好,就好像剛死不久。”

  玉拂也弄不明白,仇雨那么做的具體用意。

  因為地裂大部分時間是埋藏在地下的,所以三個月前跌下來的念師們的尸體,也都和剛死沒什么兩樣。

  葉凌月心頭一動。

  “問問她,路上可有遇到身穿佛宗衣服的男女?”

  葉凌月擔心,鏡子叔叔和娘親也在地裂中。

  “沒有。”

  玉拂搖搖頭。

  “另外,沐哥說,他在的區域,有很古怪的文字和圖形,那似乎是一個什么禁制。不過它應該已經失效了,因為沒有任何光芒。”

  玉拂邊說著,邊按照沐哥的述說,準確畫下了一個圖形。

  看到那個圖形時,葉凌月眉心一跳,心倏的揪了起來。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美人躍龍門 行醫在唐朝 八十年代巨富之路 山上有個嬌皇后 腹黑邪王帶回家:萌妃么么噠 芥川龍之介短篇小說選 卦外桃花 全地獄都知道魔王有情人 獸妃:鬼王的魔后 婚迷心竅:大叔,晚上見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