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劍刃舞者|第三千零五十四章,惜若的信息

推薦閱讀:、黃金臺 重生之惡女歸來 嫡幼子的從容人生 我的浴缸通海洋 喜劫良緣,紈绔俏醫妃 秦時明月之大反派系統 韶光慢 仙傲 鬼夫難纏 他的聲音
  聽到林錚準備去收拾血魔的分身,給他抓在手里的血海妖刃立刻便說道:“那些家伙就交給我好了。”

  林錚聽著便朝她望了過去,一瞬間便感覺迎上了一雙帶著火氣的視線,而后便聽血海妖刃說道:“真以為從兩個圣人手下溜走很容易啊!要不是當時吃了大虧,我也用不著一直在睡覺了!”

  “所以說血神子就是你所需要的補品?”陸煙容滿臉笑意地問道,果然血海妖刃立刻便彎了彎劍身道:“休養了這么多年,加上剛才吸收了那個血魔,就還差一點兒就能夠完全恢復了。”

  “真虧得你下的去口啊!”

  “滾——!”血海妖刃沒好氣朝林錚的手背便拍了下去,“有得選的話,我愿意么混蛋?!要不然你把血貢獻出來?我估摸著有你兩人份的血也就夠了!”

  “想得美!”林錚瞪著眼睛道,他還欠著永琳好多的血呢,然后還要制造血丹,還要給兩只吸血蘿莉和笨蛇投食,現在還跑出來一個想要喝血的?!沒門!連窗戶都沒有!

  嘁!小氣!不樂意地小聲嘀咕了一下之后,血海妖刃便叫道:“那就把這些血神子交給我!”說罷,血海妖刃便一下從林錚手上溜走,而后飛進了次元袋里面。很快,一道紅光便又從次元袋里面飛了出來,落在林錚兩人面前,化成一道緋紅的身影。

  “呀——!”陸煙容笑吟吟地看著人形化的血海妖刃,“這是哪來的俊丫頭,長得怪好看的!”

  “您好陸姐姐,現在算是正式見面了,以后還請多指教!”血海妖刃很是禮貌地躬身問候道,站好后便沖林錚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看得林錚一陣狐疑,這婆娘在打什么鬼主意?

  豈料血海妖刃卻說道:“你好巽,在鎮魂珠里面多謝你和戮仙姐姐照顧了!”

  嘁!原來是在盯著巽啊!在林錚不爽的時候,巽卻開心地問候道:“你好呀!不過我還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你呢?”

  “是的呢!”血海妖刃摸著下巴便沉吟了起來,“我從誕生之后就一直在血海里面修煉,一直到受傷沉睡到最近,都沒有和什么人接觸過,所以這么久了也沒有一個真正的名字。”

  “這樣啊!”陸煙容眉頭一挑,笑道:“那就跟我姓好了,名字么,就叫紅雪吧!你看怎么樣?”

  陸紅雪?紅雪,血紅,原來如此,是由她的特征引申后諧音而來的,想明白這個名字的意思之后,血海妖刃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而后沖陸煙容點了點頭,“多謝姐姐賜名,以后我就叫陸紅雪了!”

  “你喜歡就好!”看到陸紅雪滿意的笑容,陸煙容也是挺高興的,這會兒還真有種多了個妹妹的喜悅。

  “那么姐姐,巽!我就先走一步了!”說著陸紅雪便拿出了從次元袋里面順來的圖鑒,“等我解決了那些血神子了,咱們再好好聊聊!”

  “我說你會用么?這可是高級貨!”

  聞言,陸紅雪便白了林錚一眼,而后很是熟練地操縱起了圖鑒,并利用血魔殘留的一點血液迅速地定位到了一個血神子的位置。

  “回頭見!”說完,陸紅雪便化成一道流光飛走了。

  “玩得這么熟練,她到底上哪兒學的?!”

  聽到林錚的嘀咕,陸煙容便是一陣忍俊不禁,“行了!既然紅雪需要那些血神子,那就交給她解決,你通知下菲特他們,讓他們手下留情點兒。”

  林錚聽得便是一陣撇嘴,給陸煙容瞪了一眼后,這才不情愿地拿出傳訊珠通知了一下菲特他們,讓他們到各個城門那邊幫忙封鎖,以減少部隊的人員損失。

  做好了安排,林錚便帶著白衣女子,和陸煙容一塊返回了紅府。老夫人現在肯定非常擔心,得回去給她報個平安才行。

  果不其然,雖然丈夫子孫已經不是第一天出征了,但看到老夫人的時候,她還是擔心得坐立不安,習慣性地在涼亭里面團團轉的。

  “一平——!”看到林錚他們回來,老夫人立刻便露出了驚喜的笑容,趕忙便迎了上前,“怎么樣?沒受傷吧?”說著便檢查起了林錚的身子,看得林錚心里暖呼呼的。

  當下林錚便騰手攔住了老夫人,笑道:“讓夫人您掛心了,我沒事兒,不用這么緊張。”

  老夫人微微松了口氣,隨即便有些疑惑地問道:“怎么就你和煙容兩個回來呢?”說著又望向了林錚提著的白衣女子,“這位是……”

  “這是我們的俘虜,因為還有些話得向她求證,就將她帶回來了。”

  才說完,陸煙容便微笑著上前抓緊老夫人的手,輕輕拍著說道:“夫人不必擔心,大奸大惡的那些,都已經剿滅了,現在大家只是在幫忙清剿余黨而已,沒有什么危險。”

  “這就好!這就好!”有陸煙容這一番話,老夫人終于可以安心地笑出來。開心地抓著陸煙容的手晃了兩下后,老夫人便笑道:“我去吩咐廚房準備一下慶功宴,你們忙你們的就好。”說著便望向林錚,“那小樓還給你們留著,以后回來了住那邊就好。”

  “恩!”林錚點了點頭,一想起那座小樓,臉上便不由浮現起了溫馨的笑容,“謝謝夫人!”

  “傻小子!”老夫人笑著點了下林錚的額頭,“和我你客氣什么啊!去吧!”

  “夫人再見。”

  道別了老夫人,林錚便領著陸煙容一塊走向他們待過的小樓。看到小樓的時候,林錚臉上的笑容便越發燦爛,這里根本沒有一點兒變化,九州的幾年都過去了,這里還是他們離開之時的模樣,這會兒回來,還真有種回家了的感覺。

  “可惜不是我家啊!”陸煙容神色揶揄地說道。

  聽罷,回過神來的林錚便沒好氣地磕了下她的頭,“進去了!”

  進屋看了眼熟悉的家具之后,林錚這才將白衣女子給放到了大廳的椅子上。陸煙容提起判官筆就要將人喚醒,下筆前卻停了下來,轉過臉問道:“你確定已經把她的修為給禁錮了?”這要是沒禁錮好,回頭這女子反抗起來,這座充滿了回憶的小樓,可就遭殃了!

  “放心吧!那東西可是永琳教的,絕對出不了問題!”

  聽林錚說得這么篤定,陸煙容也就放心了,當下落筆便朝白衣女子的眉心一點,頓時筆尖便浮現出了一點清冷的光輝,等到陸煙容將筆提起,白衣女子的眼皮已經開始抖動,不多時便睜開了她燦若星辰的眼睛。

  清醒過來的瞬間,白衣女子立刻便從椅子上蹦了起來,而后毫不客氣地一掌便朝林錚的胸口拍了上去!

  “啪”的一下之后,白衣女子的表情便愣住了,力量,使不出來!

  “別白費力氣了,你的修為已經讓我給禁錮了,除非你能夠將事情交代清楚,否則的話,就當一個凡人過下去吧!”

  聽罷,白衣女子這才發現自己手上多了個鐲子,不用說,肯定就是這個鐲子禁錮了自己的力量,當下猛地抓住鐲子便是一擼!

  強勁的電流猛地便爆發了出來,將白衣女子擼的鐲子的手給彈開,而她也在這電擊之下,發出了一聲慘叫。

  “都和你說別白費力氣了,你還不行!”看著坐回椅子上的白衣女子,林錚的表情便有些揶揄,看得白衣女子兩眼直噴火。

  陸煙容沒好氣地將林錚給推開之后,這就對白衣女子道:“你的靈魂氣息相當純凈,想來你也沒有參與過聞佑忠的那些事情,所以了,只要你將這件法寶的來歷給我們說清楚,我們便會解開你的禁錮讓你離開。”說著,陸煙容便將硯臺給取了出來。

  “不是媳婦兒,這人才抓到你就準備放人啊?!”

  “閉嘴!”陸煙容沒好氣地說了林錚一句,這個笨蛋,有時候是真的笨啊!

  白衣女子滿眼火氣地瞪了林錚一會兒之后,這才望向陸煙容,“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所說的是真的?”

  “沒法證明!”陸煙容笑道,“信賴關系是相互的,就像你沒辦法相信我們會放過你的一樣,我們也沒辦法相信,解開了禁錮之后,你是不是會立刻反悔。”

  聽罷,白衣女子便陷入了沉默中,陸煙容沒有催促,只是安靜地等待著。片刻之后,白衣女子這就輕輕地嘆了口氣,“它是我五年前得到的。當時,天上忽然裂開了一道縫隙,并且有人的聲音傳出來,只是沒等我仔細留意,那裂縫中便飛出來這一方硯臺,而后那裂縫便消失了。”

  這一番話聽得林錚和陸煙容一陣皺眉,聽起來似乎只是惜若在戰斗的時候偶然將硯臺給砸到了九州的,不過這是不是太巧了一點兒呢?

  對了!“你還記得你聽到的聲音在說些什么么?”陸煙容滿臉希冀地問道。

  “生命之海!”白衣女子回答道,“我聽到一個女性的聲音喊著這個名字,后面似乎還有,但給她的對手打斷了。”

  聽到這里,林錚和陸煙容終于恍然了,惜若在向他們傳遞信息!雖然惜若并沒有伽羅那樣強大的卜算能力,但是作為諸天的最強者,她還是掌握了部分命運之道。顯然,惜若于過去的時空中和黑手戰斗的時候出現了什么狀況,為了向他們傳遞信息,惜若通過林錚和九州的聯系靠近了九州,最后留下了硯臺和信息。比較遺憾的是,信息被打斷了,只剩下了“生命之海”這個名詞。

  究竟發生了什么狀況啊?感慨了一番之后,林錚便問陸煙容,“你聽說過生命之海這地方么?”

  “聽說過。”

  “真的?!”林錚一下就驚喜了起來,“在哪兒?”

  但陸煙容卻苦笑了起來,“好多地方的海洋都給稱為生命之海,就我所知的,至少也得有個百八十個地方,你覺得會是哪一個?”

  林錚聽得這就瞪眼了起來,百八十個生命之海?!這要是一個個找下去的話,得找到猴年馬月啊!“看樣子還是只能靠伽羅了!”陸煙容點著煙說道,完了便頗為享受地吸了一口,吐出來繚繞的白煙,“雖然不見得能卜算出惜若大人的情況,不過有惜若大人這么一個提示,她應該能定位到惜若大人所指的生命之海,其他的,也只能等找到了地方再說了。”

  聽罷,林錚這就點了點頭,最近身邊的事兒還真是全圍著伽羅轉呢,真受歡迎啊這個未來媳婦兒!

  留意到了白衣女子怒氣沖沖的目光,回過神來的林錚這就沒好氣地朝她望了過去,“你還沒說自己為什么會在興王那邊呢!”

  “這個不在我們之前約定的范圍里面!”

  “那是我媳婦兒說的,我現在要求加上一個條件!”

  “你——!”

  去——!陸煙容沒好氣地敲了下林錚的腦袋,“趕緊的,把人放開!”

  “不行!”林錚搖了搖頭,“至少在這兒不行,你也看到了,她現在恨不得一刀捅死我的,回頭解開了禁錮,指不定當場就發飆了,到時候把這兒都給毀了可怎么辦?”

  “我現在就想拿刀捅死你!”白衣女子咬牙切齒地說道。

  “吶——!你聽到了吧煙容?她自己都說了。”

  陸煙容聽得一陣哭笑不得,不過,林錚雖然說有點兒折騰人家的意思,但他所擔心的也不無道理。白衣女子應該是不會真的想要殺了林錚,但是她現在正在氣頭上,一旦解開了禁錮,恐怕少不了一陣發火,那樣的話,這座小樓可就危險了。

  當下陸煙容便滿臉歉意地對白衣女子道:“你暫且擔待一下吧!請放心,我們說話算話,一定會放你走的。”說著便將硯臺遞給白衣女子,“這個請拿好。”

  不能得到解放的白衣女子,心情頗為惡劣,不過看到陸煙容將硯臺遞過來,還是稍微平靜了一點兒。短暫的愣神之后,白衣女子便搖起頭道:“既然這是你們的友人所有之物,那就還給你們吧!”

  “拿好吧!”陸煙容笑著將硯臺交到了白衣女子手上,“以惜若大人的性格,既然讓你將信息傳給了我們,那么這件法寶,便是送給你了。”

  “送……”白衣女子一陣驚愕,回過神來便反問道:“你怎么知道她送給我了?這可是非常強大法寶,舉世難求!”這樣的寶物也是能隨便送人的?!

  “因為那是惜若大人啊!”陸煙容笑道,“收下吧!只要你能善待這件法寶就成。”

  白衣女子抓緊了手中的硯臺,要說舍得的話,自然是舍不得,好法寶難求,和自己相性絕佳的法寶,更是難難求,而對白衣女子來說,這件法寶,便是她手中的硯臺。

  下意識地將硯臺抱在懷里之后,白衣女子便對陸煙容說道:“那,我就暫時將它保管下來好了,等這孩子原來的主人過來了,就,還給她。”

  “好——!”陸煙容笑著點了點頭,“對了,還未請教小姐芳名?在下陸煙容,這是我家那不成器的男人,林錚林一平。”

  “我認識他!”白衣女子滿眼火光地看了眼林錚,這才對陸煙容道:“很高興認識您陸姐姐,我叫白……那個,白……”

  “白什么?不會叫白癡吧?”

  話音剛落,林錚便給陸煙容狠狠地掐了一下,而白衣女子則咬牙切齒地說道:“白傾國!”

  哇哦——!收拾著林錚的陸煙容這就停了下來,見得白傾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這就笑了出來,“很不錯的名字啊!也很符合事實不是么?就你這姿容,我看只是傾國都有些謙虛了!”

  “陸姐姐莫要取笑了!”白傾國窘迫地說道,“以后叫我小白就行,傾國之名,還是不要提了。”

  “這個不行!”

  聽到林錚反對,白傾國立刻怒目而是,這混蛋怎么老是找茬,簡直太可恨了!

  “我其實是為你好!”林錚一本正經地說道,“因為我們家有只寵物,它小名就叫小白!”

  “……”看著給噎得無語的白傾國,陸煙容這就笑著將她扶了起來,“就叫傾國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妹妹當得起傾國這個名字。”

  聽陸煙容這么一說,白傾國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就是盯著林錚的眼神依然殺氣騰騰的,這讓林錚越發的慶幸,還好沒有聽媳婦兒的話解開她的禁錮,不然的話,就這婆娘那殺氣,到時候別說這小樓了,紅府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看著那討打的模樣,陸煙容便沒好氣地一笑,伸手撥開了他的臉厚,這才對白傾國道:“不必管他,他就是這個德行,畢竟之前你們還是敵對的關系。說起來,我還是有些好奇,你怎么會在興王府那邊給他做事兒的?莫非你看不出來那興王聞佑忠不是個什么良善之輩?”

  白傾國微微一愣,沉默了片刻之后,這才輕輕地說道:“我的確知道他并非什么好人,無奈,我欠下了他一個人情,不得不還。”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 最后一個發丘中郎將 活死人之墓 美人為餡 法醫嬌寵,撲倒傲嬌王爺 嬌妻太甜:總裁請克制 冥妻如玉 老公,這次來真的(呆萌嬌妻:壞壞前夫請節制) 如果可以這樣愛 我瘋了才會玩弄你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