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無冕邪皇|第4413章 動向

推薦閱讀:、獵國 在懷睡不暖 電梯魅影 霸主召喚系統 閃婚驚愛(梧桐斜影) 義姐 腹黑王爺:傲嬌妃 梟王 仗劍高歌 德川家康2·崛起三河
  浩瀚闊廣的海面,微風輕撫,吹送著一道人影駕虹神行。

  海面蕩起層層漣漪,浪濤未泯、潮流仍在,卻顯得輕柔散漫,延延綿綿。

  天高海低,云蹤浩渺,青虹閃爍,掠影如梭……

  疾掠在海天一色間,風絕羽卻沒有心情再去欣賞瓦藍云白的美景,自從孤島中出來,他的心情就一直很沉重。

  原本,獲悉了偷襲修鈺鐘的滅境殺手的身份,他應該很高興才對。

  那人蟄伏在嘯月山外,像是料敵機先一般等待著機會,趁著蕭洪章和修鈺仲打的火熱,如鬼似魅的出手偷襲。

  將修鈺仲重創后抽身疾退,即使蕭洪章都無法追蹤,此人出現的如此巧合,未免讓人覺得背后有只大手在推磨。

  查出此人,只要將其抓捕,細細盤問,定能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獲。

  濁惡海一行,收獲頗豐,這是值得令人欣喜的幸事,可無論如何,風絕羽都高興不起來。

  海天一色、美景存世,引不來他半絲歡愉,時不時的,海底巨山背后突然出現的那雙血紅血紅的雙眼,在腦海里翻來覆去的播放。

  還有那低沉、怨憤、惱怒、仇恨的聲音,在心中更是久久回蕩不息。

  “你……是你……你還敢回來……”

  這番話是對我說的嗎?

  為什么枯境主只字未提?

  他未提,便是沒聽到,可那吼聲幽遠浩然,仿佛地久長存,更像從幽幽萬古之前,橫跨了時間和空間,專門對自己說的。

  “什么是我?我為什么不敢來?回來?什么意思?”

  風絕羽冥思苦想,無論如何回憶,始終想不起自己曾經來過濁惡洋域,更別提見過什么大妖。

  那雙血紅血紅的眼睛,兇狠而惡毒、幽怨而冷肅,就像把自己當作了宿世之敵,可那雙血紅眼睛究竟是什么來頭?我也不知道啊?

  為什么對我說?

  風絕羽百思不得其解,心情卻莫名其妙的異常糟糕,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偏偏牽腸掛肚、揮之不去。

  真是見了鬼了!

  風絕羽暗暗罵道,好在就在他愁腸百結的時候,城甲船出現在視野之中,天高云低的海面上,一座孤零零的小島在眾多褐色礁石群的圍促之下,正有數百修行者在岸邊忙碌著什么,他們來往于島內和岸邊,每個人手里都捧著大小石頭登上了城甲船,那些石頭奇形怪狀,卻暗暗有著氤氳的光暈縈繞,說不出的神秘。

  “原來是跑到這運東西的?看來殷別怕我知道了小島的秘密,才故意沒說,罷了,他不說,我也懶得問。”

  心念轉動,風絕羽揮去青虹,飄然飛落在城甲船的甲板上。

  甲板上,正指揮手下搬搬扛扛的殷別恰好看到了風絕羽的蹤跡,主動迎了過來。

  “風副宗主……”

  “殷長老……”

  “風副宗主見過兩位境主了?”殷別明知故問,又主動替他答道:“適才收到枯境主的寒跋玉傳書,得知風副宗主正在歸來的路上,枯境主吩咐屬下,在此恭候風副宗主大駕,并送風副宗主出海。”

  “枯境主讓你送我?”風絕羽聞聲微怔,而后連連擺手道:“不必如此,來去的路我已認得,殷長老自便就好,風某這就去了。”

  “別。”殷別一看風絕羽揮手喚來青虹,連忙擺手一攔道:“境主有命,吩咐老朽必須親自送風副宗主上岸,風副宗主一人離開,老朽豈不是失職?”

  見殷別如此熱情,風絕羽微微動動腦筋就猜到大體是怎么回事了。

  榮境主傷重,躲在孤島上療傷,枯境主不想讓自己把這個消息通知殷別,必是在防著后者,如今又用寒跋玉傳訊命令殷別送自己離開,這一定是想把殷別調離濁惡洋域,風絕羽暗想,這枯境主也真夠可以的,對如此忠心的屬下,居然也不信任。

  想到這,風絕羽自然不能再推托了,因為他只要坐船離開,也算是幫了枯境主一個不大不小的忙。

  “那好吧,不知殷長老還需要多久?”他指了指船上、船下還有島內活躍的天境弟子問道。

  “這就收了,風副宗主稍等……”說完,殷別到是沒有遲疑,轉身沖著島內喊道:“所有人聽令,速速集命,準備回程。”

  “是!”

  雜亂卻不失洪亮的領命聲四處響起,不大會兒的功夫,搬扛著怪石和兩手空空的天境弟子紛紛歸返。

  手中還有怪石的弟子一并按照順序進入了船艙將怪石送到最下層的儲貨倉內,也有的弟子守在船艙的入口在那里檢查,挑挑選選像是在甄別怪石的品質,選出一些成色的好單獨收在百寶袋里,也有個頭較大灰突突的那種,便當作無用之物棄之海底。

  一群人忙碌了小一炷香的時間,城甲船拔錨起航,歸返岸邊。

  一路無話,數日之后,風絕羽順順利利的乘坐著城甲船回到了濁惡海域的岸邊,這次回來,他們比較幸運,沒有遇到嘯潮,按照殷別的說法是,嘯潮來歷不詳,時有時無,多半時候會阻擋船只、修行者進入濁惡洋域,但也有的時候會風平浪靜,船只入海,不驚起半絲浪潮,但那種情況并不多,旦凡遇到就是走了狗屎運。

  風絕羽也懶得了解,不過心中卻在暗暗猜測,那嘯潮會否跟海底巨山,還有那些海獸有關。

  總之這件事現在是無法探盡究竟,與其在這里瞎猜,不如不想省事一些。

  城甲船靠了岸,風絕羽便與殷別分手作別了,隨后風馳電掣穿過域外大澤,但是這一次他沒有像抓池青陽那樣毫不猶豫直接殺進佛洲,而是在路過域外大澤的時候,便拿出寒跋玉聯絡了在天坊附近等待他消息的蕭祿契,約定明日在域外大澤見面。

  第二天,風絕羽以超凡的速度橫渡了亂生界以西的域外大澤,進入了夢洲領地,并在夢洲與域外大澤的交界之處,如期的見到了蕭祿契、黃英奇、李元、胡通、吳明五人。

  風絕羽自無序界回來之后就馬不停蹄,趕赴各種現場,如今依舊匆匆而行,雙方見了面,黃英奇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一個驚人的大消息。

  “二叔,靈洲傳來消息,吳連青成功說服了玄上向蠻帝進言,蠻帝已經召見了十五天宗聯軍的首領,并用寒跋玉傳訊夫人,命她于本月二十六前往錦繡福地自辯閔山行動一事。”

  “這么容易就說服了?夫人怎么回的?”風絕羽愣了一下,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油然而生。

  池青陽伙同牧塵收買錦繡福地的吳連青讓玄上向蠻帝進言,目的就是想把夫人引到錦繡福地,然后在途中截殺紅杏夫人,以勾起嘯月宗復仇怒火,徹底跟山海書院刀搶相見。

  然而這件事的發起者池青陽和牧塵都被他捉住了,吳連青那邊說服玄上的時候就已經發來了消息,可是牧塵沒有回信,但是玄上那邊并不知道此事背后有推手攪弄風云,事情依次順利進行下去,正中了池青陽的下懷。

  可是這件事有個漏洞,那就是吳連青并不知道紅杏夫人會路遇截殺,而池青陽這個發起者現在也沒有時間請動強者去截殺紅杏夫人,牧塵更不可能是全盤計劃的操縱者,那么紅杏夫人去錦繡福地,還會不會遭遇截殺呢?

  按道理來說,這個計劃已經胎死腹中了,不會再有人出面截殺,可凡事總有個萬一。

  萬一截殺之人真的出現了呢?

  那這件事就很能讓人細思極恐了。

  池青陽和牧塵都不可能調動高手,一旦有人刺殺,那這個刺殺的人是誰派來的?

  想來想去,風絕羽直接讓黃英奇五人原地待命,他則是回到了天道珠中,找到了牧塵詢問道:“我問你,你和池青陽密謀截殺夫人毒計的事,除了你們兩個還有誰知道?”

  牧塵愣了一下,馬上回道:“此事密謀之后,我只給樂正軒空傳了消息。”

  “他回信了沒有?”

  “沒有!”

  “我抓你們之前沒有,這一晃半個月過去了,樂正軒空一直沒有聯系你嗎?”風絕羽咦了一聲。

  “沒有!”牧塵答的很干脆,而且他現在也不可能再撒謊。

  風絕羽想了想,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勁,匆匆的離開了天道珠。

  出來之后,他盯著蕭祿契問道:“佛洲那邊有什么消息嗎?”

  蕭祿契點頭道:“有,您大鬧了佛洲之后,我就把這事兒秘密告之了夫人,夫人發動暗潮的力量四處打探消息,九禪寺驚動了整個佛洲的人正在四處追查您的下落,不過他們給出的理由是,萬生蓮池丟了一朵蓮,正在緝拿盜蓮之人。”

  風絕羽眼睛一瞇道:“也就是說,九禪寺還未將雪禪竺林的事告之皇墟?”

  “應該是吧,皇墟的人在九禪寺僧的眼皮子底下丟了,而且事兒還出在最隱秘的雪禪竺林,這種事無論怎么說,只要傳出去,九禪寺就顏面掃地啊,所以我們一致覺得,九禪寺現在還是覺得應該通過自己的力量先追查兇手,而沒有及時的將雪禪竺林的事告之皇墟。”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食色生香:盛寵農家妻 千億寵妻 洪荒之太昊登天錄 刺殺騎士團長 東京仙履奇緣 帝臺春 與妹控的相處日常 薄情難掩舊愛 浴血天歌 愛上大女人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