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學生在都市|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 魔尸主人

推薦閱讀:、和反派在修羅場里撒糖[穿書] 長公主直播日常 開封府宿舍日常 奇貨 死人經 超神妖孽 貪財寶寶:棄婦娘親熬成妃 反目成仇[快穿] 嫁人就嫁羽林郎 亡靈進化系統
  周炎狂吞口水往下掃了幾眼,果然有幾具尸體已然被撕碎了,并沒有再次站起來,這些人正是在最底層船艙劃船的那些人,他們基本都不是靈神境修為強者。

  “不過實力強悍,感染性可怕,還不是魔尸最為可怕的地方。”李澤道又說。

  “什么?那他們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周炎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這還不可怕的話那什么才是可怕?

  “魔尸極其聽話,永不背叛!”李澤道聲音顯得低沉。

  周炎一愣:“你說什么?什么意思?”

  李澤道那面具下的獨眼閃爍著莫名幽光:“魔尸雖說喜歡撕咬活人,卻是不會主動攻擊,他們只會聽從命令行事。”

  “等等……你,你說什么?”周炎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難以想象這是真的,“你……你的意思是有人正控制著這些可怕的尸體?”

  李澤道點了點頭:“那個對蘇天河下魔煞毒的人,就是那些魔尸的主人,同時也是正托著這艘大船走的那海底怪物的主人!”

  “等等,讓我先消化消化,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周炎大口的呼著氣,一副難以相信李澤道所說這話的表情,隨即,他那布滿驚悚的眼睛掃了下方那漆黑的海面一眼,用極其不可思議的聲音說道:“所以,此時那個人,就隱藏在那海里?”

  “這怎么可能?人怎么可能長時間待在水里?”

  竟然有人能長時間躲藏在海里,還能飼養這樣一只如此可怕的怪物,這樣的人有多可怕?

  李澤道嘴角翹起了一絲莫名的幅度:“我倒不覺得他在海里,在我看來,他早就隱藏在這艘船上了,說不定現在就躲在哪個角落里盯著咱們兩個看呢?”

  周炎的眼珠子又一次瞪大,問道:“你怎么那么肯定?”

  李澤道目視前方,那隱藏在面具下的獨眼閃爍著莫名幽光,聲音低沉道:“因為,我是高考狀元啊。”

  “啊?”周炎一臉懵逼,高考狀元?那是什么玩意兒?

  “哦,我的意思是,我相當的聰明。”李澤道說。

  “……”周炎驚奇的發現,原來人可以不要臉到這種程度。

  “如果我的猜測沒錯的話,蘇天河被柳絮打下海之后并沒有打斷氣,畢竟柳絮并未下死手。之后蘇天河還海里的那海獸拋出海面的時候,仍然還活著。”

  “這時候,大伙紛紛掏出暗器,扔向蘇天河,其中一件釘在蘇天河身上的暗器,就焠有魔煞的毒。”李澤道那獨眼閃爍著睿智。

  “李老弟,先別說這些,你就說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啊?”周炎嚇哭了。

  總不能一直待在這里吧?再說了,這里很快的也將變得不安全了。

  眼見底下那些人就要全部變成魔尸了。

  李澤道聳了聳肩膀苦笑:“我也不知道。”

  “你不是說你相當聰明嗎?”

  “這種話你也信?”

  “……”

  “你的確應該信。”

  “……”

  “我不僅聰明,我還相當博學。”李澤道傲然開口。

  “……”周炎總算明白了,這個家伙比自己所了解的還要不要臉。

  就在這時,周炎的眼珠子突然睜大,他指著前方,聲音驚悚無比:“李老弟,你你快看,那……那是什么?”

  “你看到什么了?”李澤道身體微微繃緊,隨即順著周炎所指方向,凝目看去。

  身后,周炎那張原本驚慌失措的臉突然間變得猙獰,那眼睛有著令人心悸的詭異笑容。

  隨即他快速閃電拔出腰間長劍,朝著近在咫尺的李澤道的腦袋斬去。

  襲殺!

  聰明又如何?博學又如何?不要臉又能怎樣?

  人死了,也就什么都煙消云散了!

  “去死吧!”周炎內心在咆哮,仿若那狂浪。

  恐怖的劍氣狠狠的掃向李澤道的脖頸。【!…愛奇文學 ……最快更新】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道更為恐怖的劍氣卻是襲向周炎那緊握長劍的手臂。

  這一劍來得如此的詭異,如此的突然,如此的迅速,就如同那平地驚雷,又像是那劃過天際的流星,快得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反應過來。

  周炎,自然也沒能反應過來!此時他腦子里滿滿的都是這個似乎相當可怕家伙人頭落地那幕。

  他那似乎若有所指的一句句話,都讓周炎小心臟狂哆嗦,就好像,他已經知道這一切,他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就要人頭落地了。

  唯一讓周炎覺得遺憾的是,他不能成為自己的魔尸!

  “白浪費老子的感情。”周炎的心里滿滿的都是猙獰。

  “咔!”

  什么東西被削斷的聲音響起,隨即卻聽見“砰!”一聲悶響,卻是一把長劍掉落,那長劍的劍柄上還有一只斷臂正緊緊的握著那劍柄。

  甚至因為神經尚未死絕的緣故,所以那斷臂還在抽搐。

  周炎那張方才還滿是猙獰詭異笑容的大餅臉此時已然全部凝固成一團,變得煞白無比,豆大的汗珠子從他那額頭上冒了出來了,更是有大量的鮮血從他那斷臂處噴了出來。

  他的眼珠子瞪得滾圓,心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巨浪,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你……你……”他的喉嚨拼命蠕動,卻是一具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

  李澤道手中握著一把長劍,此時,有著一滴紅得詭異的血液順著那鋒利的劍刃向下滴落,隨著狂風一吹,直接拍在周炎那張煞白扭曲的臉上。

  “雖然你貌似不相信,但是我真的很聰明,也很博學。”李澤道回過身來,淡淡說道,“甚至,我比你所想象的還要聰明,更比你所想象的,還要厲害。”

  周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那手更是死死的捂著自己的斷臂,試圖止住鮮血。

  在這么繼續任憑血流下去的話,他怕是要一命嗚呼了。

  李澤道取出一枚丹藥,扔在周炎跟前:“吃了它,足以保住你的小命。”

  周炎抬頭,那猩紅無比的眼睛惡毒的看了李澤道一眼,隨即那滿是鮮血的手伸了過去撿起那丹藥,想也沒想直接塞進嘴里吞了進去。

  事到如今,他已經別無選擇了,況且他已經知道,這的確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聰明的人是不敢殺他的。

  丹藥剛吞咽下去不久,那原本血流如注的傷口就像是一下子被包裹著厚厚的一層繃帶似的,血竟是流不出來了。

  周炎重重的松了口氣,果然保住性命了。

  “為何知道是我?”周炎抬頭低吼,仿若受傷的毒蛇。那猩紅的眸子流露出極其不理解的情緒。

  本以為自己是躲在幕后掌控著這一切的神,但是最后才發現自己壓根就是個跳梁小丑,這種巨大的反差著實讓他很想吐血。

  更讓他沒想到的還是對方的修為,方才那一劍的威力,那種瞬間強者的氣息的壓制,他怕是靈神境上品巔峰修為以上的強者吧?

  修為如此可怕之人,卻是朗意壓制修為混入這船上來,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開始,我只是推測幕后那人就在這船上,不過并不確定就是你,只是當我帶你到這瞭望塔來的時候,卻是驚奇的發現那魔尸這么久了竟然沒攻上來……”

  事實上,李澤道一上這瞭望塔上之后,就立即著手布置起魂陣來了。

  這些時日,李澤道也研究了一下防御魂陣,算是頗有心得了,短時間內布置出一座一級防御魂陣來,倒也不在話下。

  但是讓李澤道沒想到的是,他左等右等,等著要看看他所布置出來的防御魂陣的威力,那些魔尸卻是不上來了。

  不僅如此,有人想逃到這瞭望臺來,卻是一下子就被那魔尸給拽了下去。

  周炎的眼睛微微睜大,看來他對這魔尸的了解,比自己所想象的還要多。

  李澤道說:“魔尸為何不攻上來?當真是因為這里離甲板太遠了?顯然不是,那是什么原因?反正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的主人就在這里。”

  “他們的主人可不是我,所以,只能是你了。”

  說真的,對于這樣一個結果,李澤道也相當意外。

  主要是周炎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恐懼壓根就不像是裝出來的,甚至他還嚇尿了。

  只能說,這個家伙的演技水平之高,足足有珠穆朗瑪峰那么高,還相當的敬業,說尿褲子就尿褲子。

  更為重要的是,他這張自帶純潔屬性的臉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制造出如此恐怖一幕的家伙。

  周炎笑了,相當猙獰的笑容:“桀桀桀……真沒想到,我竟然是這樣暴露的。我還以為你這是早懷疑我了,所以拉著我爬到這瞭望臺來,只為了控制住我。”

  “并非如此。”李澤道搖頭。

  “為何要這么做?為何要救我?別跟我說相識一場的屁話,更別跟我說你善良。”周炎的聲音變得猙獰,“你要是善良的話,你就不會只拉我一個人上來了!”

  李澤道抬頭看了天上那輪血紅彎月一眼,聲音變得蕭索:“只不過是因為,你也叫周炎……當然,同名也沒什么,關鍵是,你跟他還有幾分相識。”

  周炎楞了下:“她?你的愛人?”

  “……尼瑪!是我的小弟!”李澤道差點沒忍住又一劍過去。

  這個家伙就不能純潔一些?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可能否 昏嫁 金牌嫡女:蛇蝎二小姐 暗粒子能源時代 重生之黑萌影后小澀妻 愛神 致命圓桌 鳳逆天下:邪帝的絕色寵妃 你笑起來很甜 山村老尸

排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