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之龍|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誤導

推薦閱讀:、重生原始之首領莫慌 公關茉莉 郭公案 天生就會跑 愛你,并非童言無忌 ;ǖ馁N身兵王 (穿書)魔尊大人的賣蠢日常 竊國 增產報國 美人尸妝
  鄭逸塵用這種暴力爆破的方式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大量的碎塊飛濺著,建筑里面的東西自然保留不了……唉唉?

  “有什么好驚訝的?好東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會損壞的!编嵰輭m拍了拍面前的石門,這東西飛了幾十米高之后直接掉落在了他的面前,重量方面超過了一百噸吧……天知道這個石頭是什么做成的,這玩意可不是城門的那種規格,就是長寬高都不超過十米的那種。

  質感方面沒的說,能夠扛得住鄭逸塵爪子攻擊的東西,妥妥是好東西,收了!至于這個重量,在地球來說是憑人力難以撼動的,這里可是異界啊,鄭逸塵推都能推動,若是變成了本體,抬起這玩意也不算是多費力的事情。

  爆發魔力當球踢。

  “可是你這樣……”

  “反正又不是我家!

  年輕的圣女無言以對,都這樣了還能說什么?跟著進去啊,教會來這里也是‘抄家’的,或者說來這里的勢力都有著這樣的想法,畢竟養了探索者聯盟這么久了,既然不得已要動刀宰了,下手肯定不會客氣的,不然就是便宜別人的結果。

  只是他們都很疑惑,接應人員呢?哪怕是能喘口氣的也行啊,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既然接應人員都涼了,那就只能走正常的抄家流程了,只是這樣必然會影響到效率……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嘛,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說出來就不好了。

  年輕的圣女沒有離開,而是跟上了鄭逸塵,他們現在也算是合作方的,跟過去也沒有什么,還有鄭逸塵收走的石門,似乎他對這里進行暴力爆破,就是專門為了這個石門一樣,廢墟里的東西只是捎帶手的?

  感覺怪怪的,看著鄭逸塵那么認真的搜索的樣子,年輕的圣女又有了新的疑惑,總的來說,石門都很重要了,那么里面放著的東西更重要吧?她這想法一點都沒錯,就在她走神的時候,鄭逸塵已經手快的刷刷刷往自己的隨身空間里塞了好多遺跡秘寶了,年輕的圣女回過神來,也加入到了這種揀寶的過程。

  當然那么多的好東西也不是隨便拿的,這里可是探索者聯盟存放東西的地方,是有著魔法保護的,即使鄭逸塵的爆破摧毀了很多保護,但那些重要的部分依舊有著足夠的魔法力量進行保護,沒有能力的人別說是揀寶了,不小心被保護的魔法給弄死都很正常。

  這也是大家都沒有心思在這里多戰斗的原因,內應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沒有反應了,接下來還內斗,能得到多少東西?全被人給撿便宜了吧。

  “恩……存放材料的庫房啊,我就喜歡這種地方!笨粗瞬簧贃|西的隨身空間,鄭逸塵笑的牙都快露出來了,那些遺跡秘寶什么的,除了特殊的之外,剩下的他都沒有多大的興趣,技術?魔女圖書館不香?收集那些秘寶只為了之后分解出來更多的材料,或者是多出幾本書,他更多想要的就是各種特別的原材料。

  原材料能夠讓鄭逸塵產生更多的靈感,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基于原材料的獨有特性制作出來的,相比起參考那些遺跡秘寶,鄭逸塵更喜歡折騰出來新的產物,這個地方鄭逸塵感覺太棒了,至于之后被吸引過來的人,他也沒有放出來自己包場了的豪言,各憑本事嘛。

  反正那么多的魔法屏障呢,里面的東西誰能拿到就是自己的,鄭逸塵在這方面有獨特的優勢,遇到了什么魔法屏障直接就是一爪子,看的別人羨慕無比,他們想要帶走某些東西,都要經過比較復雜的破解過程,哪怕是暴力突破也需要一段時間。

  甚至有的保護還不能進行暴力突破,要用足夠的技術去給解決才行,不然里面的東西就沒了,所以這條龍是怎么做到的?一爪子一個,這又不是砸金蛋……有細心地人注意到了鄭逸塵的指甲上面有著極為復雜的黑色紋路,那種東西看著像是魔法陣紋,但仔細看起來又有些像是秘術的紋路。

  給人一種玄乎無比的感覺,應該就是那種東西讓鄭逸塵能夠這么輕易的突破那些魔法防護了,只是在自己的指甲上面刻印類似魔法陣的東西……這也太秀了吧?很好想到?很好想到沒錯,可是這么做的卻不多啊。

  指甲又不是什么魔化材料,刻印魔法陣的效率低不說,戰斗的時候不小心輸出高了指甲直接就爆了,不是所有人的指甲都特別的堅固,也就是鄭逸塵這種龍族才有資格這么做了,畢竟龍渾身是寶,即便是用變形術變成人形了,指甲也是重要的魔化材料。

  看著鄭逸塵一下一個魔法屏障,不少人看的都躍躍欲試,羨慕嫉妒恨,畢竟那撕的實在是太爽了。

  “還好這位閣下很講道理……”有人看著揚長而去的鄭逸塵,有些感慨的說道,心疼歸心疼,但鄭逸塵離開的時候還是留下來了不少好東西的,當然能留下來的可能是那條龍看不上的,也有可能是朗意留下來的,不管是哪一個,這些人心里平衡了不少。

  不管怎么說,有收獲就好了,鄭逸塵是強者,能吃肉是他的特權,而他們比不上鄭逸塵,現在喝湯就是必然的,只是在場的那個圣女怎么給打發了才好呢?鄭逸塵孤身一個人,那名圣女的身邊卻匯聚了不少教會的人。

  話說圣堂教會那邊有著能夠削除詛咒的方式來著,就這一點,除了黑暗教會的人之外,別的人就不想要在這個地方得罪圣堂教會的人,誰也不能肯定自身的保護萬無一失,萬一中了異界詛咒,還點求教會的人,雖然付出的代價高了點,但能活下來的話,什么代價都能接受。

  “下一個地方……恩?被人搶先了?”鄭逸塵看著面前建筑,不由得嘖了一聲,馬上跟了進去,兩名人造魔女直接出現攔截到了他的面前,躍躍欲試的動手樣子。

  “你們動手試試!”鄭逸塵不慌不忙的拿出來了一個紫色的圓球:“知道這個是什么嗎?我花大工夫做出來的凈化魔球,只要引爆了,方圓一公里的所有魔法力量都會被強制性的驅散!”

  “……”兩名人造魔女面無表情,但是控制她們的支配者卻露出來了忌憚的神色,常規的環境鄭逸塵拿著這玩意他們不介意嘗試一下效果,但是這個充滿異界詛咒的環境,這玩意就是實打實的核彈了,方圓一公里的范圍?就算是縮水一半,也能把這里的人給一鍋端了。

  沒人想要在這里嘗試一下那玩意的真實性。

  “這里被黑暗教會承包了!币幻嗽炷浔恼f道,聲音意外的不錯哎。

  “承包?探索者聯盟是你們家開的?”鄭逸塵一揚眉頭,將凈化魔球掛在了自己的身上,大概是覺得沒有安全感的緣故吧,他又取出來了幾個,放在了身上不同的位置,黑暗教會的人沉默了,娘希匹是不是玩不起?

  捏你特么是條龍,就不能要點臉嗎?龍族的驕傲呢?

  “看來各位都沒有意見,那我就按照規矩來了!编嵰輭m繞過了兩名人造魔女,在這個距離,兩個人造魔女也沒有動手的意思,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了,鄭逸塵之前幫所有人解決掉了一場大危機,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有那個可能性也足夠讓他們重視了。

  這里有個特別的遺跡,沒有人知道這個遺跡下面隱藏了什么樣的危機,沒有親眼所見和確認,很多人都是認為那只是說說而已,對鄭逸塵到沒有太多的感激,如果絕大部分人都體驗到了那種感覺就另當別論了。

  總之那邊的說法有待考證,但鄭逸塵憑本事解決掉了一個遺跡怪物確實實打實的信息,這條龍很強,但就是很慎重的很少直接動手……他解決問題更多的都是用錢或者是別的不動手的方式。

  沒人敢試一下鄭逸塵身上掛著的那些球究竟有多大的威力,哪怕鄭逸塵繞過兩名人造魔女的時候,那兩個支配者也保持著沉默,鄭逸塵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掌握著核心技術的人啊,只要環境合適,出門浪幾圈其實也沒有什么問題的。

  這個地方能被黑暗教會的人包場,肯定是有好東西,而且這里的人也做不到將每一處都占據的數量,鄭逸塵樂的在這里快速的尋寶,之前的廢墟外人太多,還要顧及一些面子的問題,所以他留手了很多,這里就不一樣了,反正都不是什么能夠友好相處的人,黑暗教會和他有仇呢,對方覬覦自己的身子不是一天兩天了。

  鄭逸塵在這里動起手來絲毫不客氣,所過之處除了黑暗教會的人嚴加看守的地方外,其他的地方全都和被狗啃過一樣,天高三尺,稍稍有點價值的東西都被搜刮走了,沒辦法,隨身空間的體積足夠大,他表示雜七雜八的東西隨便塞。

  還有自己的家也足夠大,帶回去后隨便扔,不想要分類也沒關系,他家里的女仆數量也足夠多……有的是人幫他在這方面挑挑揀揀的。

  而黑暗教會的人就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了,鄭逸塵身上掛著的東西能讓他有猖狂的資本,外加這條龍之前折騰的時候好像能夠無視異界詛咒,無論是哪一種情況,他們都不可能輕易的動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鄭逸塵進行的搜刮行為。

  他的速度很快,在很短的時間里就做到了讓這里的黑暗教會成員眼不見心不煩的程度,是那樣了,但是他們心塞啊,看看這條龍所過之處宛如狗啃的地方,他們還能說什么?去特么的內應,說好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只要他們的人來到這里,馬上就能拿走一切能夠拿走的,可現在內應都沒有了,只能這邊自己努力了。

  鄭逸塵瀟灑的離開了,帶走了諸多好東西,他掃了一眼地圖,去了下一個地方,能搜刮的地方很多,而在這里的人還不超過一千人呢,分布在各個地方后,鄭逸塵也不太擔心那些很厲害的東西會被拿走,反正有些重要的東西都已經被送走了,那些鄭逸塵也沒什么辦法,而能夠留下來的……基本上都是無法送走或者是沒來得及送走的。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拿走那些沒來得及送走的東西時,順便帶走那些沒辦法送走的,后者才是最重要的,沒辦法送走的一般都是處于探索者聯盟遺跡內部的,根據之前掃描出來的信息,這個地方的遺跡探索進度很一般,即便是探索者聯盟掌握了諸多的便利因素,但也只是使用者,遺跡很多地方都沒有探索呢,不是他們不想要那么做,是根本沒有能力那么做!

  小禁區不是開玩笑的,即使有著專屬紫袍茍命,遇到了一些比較大的麻煩也是要死的,比如說鄭逸塵之前拆了的那棵樹,那棵樹面對穿著紫袍的探索者聯盟的成員能無視他們嗎?當然不能了,按照鄭逸塵給自己規劃的路線,繞過了存放好東西的地方后,最終會來到地牢那邊。

  “這個就是異界詛咒嗎?一顆心臟?”芙麗妲看著面前的‘異界詛咒’,臉上帶著幾分忌憚,別的環境內充斥著異界詛咒,而到了這里之后,環境反而正常了,異常地方的正常那能是正常嗎?她直接增加了數層新的防護。

  “有些讓人詫異!钡が旣惸却蛄恐@顆輕微跳動的心臟……嗯,接近半米的巨大心臟,這顆心臟的一部分還處于正常的跳動狀態,另一部分則是枯萎的宛如枯樹一樣的形態,毀滅詛咒的根源就是這里,她能先災厄魔女之前來到這里,就是根據命運之線的指引來到這里的,順便稍稍的在命運層面上誤導一下她們。

  能給自己這邊爭取個幾分鐘的時間,這點時間就夠用了。

  “要帶走這東西嗎?”

  “當然!钡が旣惸赛c了點頭,芙麗妲則是面無表情,既然異界詛咒的源頭是這個了,將其帶走的確是必然的,要么就是把這玩意摧毀掉,至于這東西為什么能一直保留在這里,也不難猜測啊,這里的首領本身就是個二五仔中的二五仔,有了自己的想法。

  異界詛咒這么強大的東西,想要發家肯定要留著的,只是這玩意怎么帶走?這是一顆心臟沒錯,但這東西卻在地上生根發芽了,生根的位置是那半拉枯萎的宛如枯木的地方。

  “你要怎么做?”芙麗妲只是問一問,整個人無動于衷,丹瑪麗娜愛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她是絕對不會上手的!

  “這個嘛,就這樣做咯!钡が旣惸饶贸鰜砹艘浑p手套,一個黑色的盒子,一個瓶子,盒子不算大,可想要把這玩意給塞進去卻不難,只要用空間魔技就可以了,這些東西讓芙麗妲看的一愣一愣的,應該說不愧是命運魔女嗎?準備的東西就是充分……吧?

  “靠譜?”

  “用小龍的鱗片做成的好東西,還有他的血液輔助,夠用了!

  芙麗妲的眼神微微的閃動著:“是這樣啊……”

  丹瑪麗娜笑了笑,沒有解釋太多,這些東西可不是專門用在這里的,用在其他的地方同樣適合,最珍貴的并不是手套和那個盒子,而是拿一瓶血液,血液不單單是鄭逸塵隨意流出來的,而是蘊含了他自身濃郁魔力的血液精華。

  嗯……用特別的方式來說就是‘精血’,就這一瓶血液讓鄭逸塵喘了幾天的氣才緩過勁來,為此她還差點和安妮以及蘿麗絲打起來呢,前者是覺得丹瑪麗娜這個娘們做事不厚道,明明說好的對半分的,結果弄成了三七分,而后者則是看著鄭逸塵大喘氣的樣子,純粹就是想要打人。

  這一瓶血液價值連城。

  兩滴血液滴落在了黑色的手套上面,芙麗妲雙眼微微的瞇起了一絲,血液和手套相融后,那雙手套給她一種有些說不明的怪異感覺,而丹瑪麗娜就好像是專門給她表演一樣,一點掩蓋的意思都沒有,芙麗妲認為這是命運魔女在暗示她老實一點。

  講道理,哪個魔女知道了鄭逸塵的特點以及渾身都是寶的前提下會不動心思?

  心里的想法很多,她的做法卻很誠實,丹瑪麗娜向前走了一步,她就后退兩步,反正距離和她拉得遠遠的,等到丹瑪麗娜即將碰觸到那顆心臟的時候,芙麗妲的身影已經介于真實和虛幻之間了。

  “詛咒的源頭雖然混亂,但就在這里了!”

  災厄魔女看著面前處于關閉著的建筑,這個建筑不是探索者聯盟后來建造出來的,而是本來就屬于這個地方的,所以顯得破舊了很多,別人都能分析出來異界詛咒是有一個釋放的源頭,她們同樣能分析出來,甚至災厄魔女一開始都是沖著這個來的。

  不過異界詛咒覆蓋面太廣泛了,以至于找到這里耽誤了不少時間,還有就是教會的那群麻煩的圣女,地下世界那邊出現了幾名圣女不說,這邊出現的圣女足足有九個!教會這已經不是財大氣粗了。

  黑暗教會派遣到這邊的人造魔女才只有四名啊,地下世界那邊也有兩名,如果那邊沒有發生那么多事情,估計這邊的人造魔女數量能多一些。

  至于別的雜七雜八的力量,災厄魔女沒有放在心上,那條小龍動手的時候她們倒是圍觀了一下,對于鄭逸塵扯出來的那根木頭多關注了一下,礙于不想要暴露,她們也就看一看沒有動手……畢竟蹤跡暴露了的話,圣堂教會的人絕對會像是嗅到血的蒼蠅一樣,蜂擁而至,九名圣女啊,她們面對著也很麻煩。

  縱然有著異界詛咒覆蓋的便利環境,可真要戰斗起來了,圣女托著她們一起染上異界詛咒也是麻煩事情,災厄魔女體驗過異界詛咒的威力,才不想要在這個地方進行戰斗。

  “你帶走了一個心臟,留下了一塊石頭,真以為她們是傻子嗎?”重新回到了虛幻之境里面,芙麗妲回想著之前丹瑪麗娜的操作,顯得有些疑惑的問道,她不是什么好奇寶寶額,若是現在遇到的事情她真的很疑惑就是了。

  心臟是詛咒之源,但是丹瑪麗娜之后留下的一塊石頭是什么意思,誠然那東西也有著詛咒氣息,可算不上是真正的詛咒之源,對災厄魔女來說,辨別出來并不難吧?

  “那可不是一般的石頭!钡が旣惸刃α诵,勾起了芙麗妲的好奇心之后就沒有再多解釋什么了,那塊石頭是依琳從禁區帶出來的石粉重塑而成的,雖然石手被強制還原了,可剝離下來的東西卻沒有原封不動的還回去。

  那些東西落到了丹瑪麗娜的手里……如何拿到的?當然是現場和她溝通了,依琳給出來那東西的條件就是啦享異界詛咒之源。

  而那塊石頭的性質,丹瑪麗娜了解過,那東西也能關聯到詛咒異界,甚至能夠當做是鑰匙使用,雖然碎片未必有完整的效果,但落在災厄魔女手里,被她誤認為是詛咒之源也不難,常人干不出來的事情,災厄魔女做出來很奇怪嗎?

  就是知道災厄魔女的能力,丹瑪麗娜才留下那東西的,換成黑暗魔女的話,她才不會額外的浪費一塊特別的‘材料’。

  “……”芙麗妲看著死活不透露出來額外信息的丹瑪麗娜,再一次的崩起來了臉,她還能說什么,這就是圈外人的不便利了,當圈內人?芙麗妲不想要被綁死了……算了,想一點別的吧,比如說那條龍的事情。

  即將進入地牢的鄭逸塵發出去了一條信息,在進行表面上的搜刮,進入地牢之前就是聯系依琳的時候了,收到了信息的依琳很快就給鄭逸塵做出來了回復,內容讓鄭逸塵露出了幾分詫異的神色,原來掩蓋傳送陣波動的方式早就準備好了!

  不是別的,就是對元素礦脈下手的方式,對元素礦脈下手,產生的龐大波動足夠遮擋住傳送陣的波動了,只是這樣是不是有點冒險?他不是擔心傳送者出問題,而是擔心元素礦脈出問題后,會不會對遺跡帶來影響!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我一直覺得兄弟很可靠 鬼村扎紙人 非寵不可:誘人甜妻不好惹 不要忘記拉窗簾[娛樂圈] 全能戰帝 買房!囤地!發家!致富! 等待是件小事(下) 四嫁 天價嬌妻很撩人

排板技巧